大三元.jpg

賭博在藝術文化中的描繪並非正面,杜思妥也夫斯基的《賭徒》就屬一例,在牌桌上博奕,狂熱與慾望都在輪盤上游轉,賭局就好像人生啊,怎麼玩,都一定要有人輸,有人贏。

 

但到了後來,我們學會小賭怡情,大賭傷心,只要逢年過節,都不免要與親戚來場對奕,手裡不再是手機,而是一張又一張的麻將牌,一邊趁空閒發送紅包,唉唷你又長大了,唉唷我現在過得很好。

 

就像《大三元》一樣。

 

《大三元》承襲於我們熟稔的眾多賭片,於焉想起《賭神》、《賭俠》或是《嚦咕嚦咕新年財》,我們每次上了牌桌,就先以一句「牌品好,人品就好」、「 保安,可以讓人打了又打,打了又打嗎?」惹笑牌桌上一群親戚,在那方城之戰內,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又近了一些。

 

《大三元》的故事套用至港片一貫的模組劇情,其內裡卻是我們熟悉的台灣文化,盛家每個人的名字都代表著一張麻將牌,有白板,有東風,有南風,還有梅蘭竹菊,各自有各自的牌品習性,有人急躁,有人緩進,有人貪婪,有人保守。

 

盛曉白(張軒睿 飾演)就是這樣的大男孩,揮霍青春與金錢,但背後卻是對於家族親屬的不信任,曉白不喜歡打牌,不想要贏,也不想要輸,但是麻將這一門技藝怎會有中間值呢,贏家張狂,輸家傷心,到頭來,誰才是贏家?

 

曉白被叔叔南風(黃仲崑 飾演)陷害,一夕之間虎落平陽,直到來了無連莊,學會了打牌的樂趣,學會了談戀愛,學會了說對不起,赫然才發現坐上牌桌的樂趣,其實不在於相互爭出輸贏高低,而是一種情誼的聯繫。

 

彼此餵養一些小牌,彼此捉弄彼此,牌品見人品,無連莊的人玩牌玩得這麼開心,就連沈無缺(陳嘉樺 飾演)看似那麼貪財,但也是為了照顧這麼多人,麻將與錢只是個渠道,情感流轉其中。

 

《大三元》套用這麼多的麻將術語,讓眾多賭徒們有所驚豔,南風的高明狡獪,花招百出,又懂得找內應讓自己獲勝,一切四平八穩,讓自己可以當上盛氏企業的領導者。

 

充滿好勝心,不容許輸任何一局,卻也是他輸的原因。

 

曉白在經歷過這麼多次失落之後,再度登上牌桌,透過麻將牌遞換之間,終於懂了打牌是為了快樂,輸了或贏了都不重要,牌局再艱辛也有下一局,一手爛牌也得撐過去,不用渴求好運勢,麻將牌丟出之後又索回,總會有解決之時。

 

如有不服,麻將解決。

 

盛家的這句家訓,到了最後才似乎正式被解讀,原來老祖宗最想要告訴我們的,就是放下一切的怨懟與針對,開心玩牌,掌握每次牌局的過程,畢竟只有一個人無法打麻將,沒有一個人可以永遠作莊,四個人才能夠打出一連串漂亮的好牌,如此而已。

 

到了故事的很後面,盛曉白才對心儀的無缺說,「妳的夢想,讓我來幫妳完成」,各自的底牌昭然若揭,牌由心生,無論是親情、友情或是愛情,都會在胡牌的那一瞬間得到答案,然後再度洗牌,無論我們的人生有多少的憾恨或惆悵,沒有關係,還是能夠重來的。

 

永遠不知道下張牌會是什麼,但就是這樣,才有樂趣。

 

來我的虧雞粉絲團吧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