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45-hefphqk5269485.jpg

 

我一直很喜歡台東,在中央山脈的另一邊,那裡有不一樣的生活步調,山與海點綴成世界唯一的風景,無論是怎樣的傷害與挫敗,都能成為溫柔的註腳。

 

《寒單》明明充滿著你爭我奪,每個角色的起源都有著妒恨與憤怒,他們都有自己厭惡的人,但是有了恨,就有了愛,我們的心上都住著一個人,你知道永遠不願意與對方相見,但不知為什麼,想起對方,心就好酸。
 

《寒單》的主軸是贖罪,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缺陷,阿義(鄭人碩 飾演)是個街頭混混,個性粗枝大葉,攻擊性強,喜歡欺負弱小,因為他長久以來也被父親欺壓,他以為活下去,就是要欺負別人。
 

正昆(胡宇威 飾演)個性溫順,是個模範生,也考上公費教師,卻因為長久以來受到欺壓,暗戀已久的女孩又被阿義追走,對他來說,這個人毀了他的青春,奪走了他的愛情,他也要毀了對方。
 

造就了兩人的毀滅,萱萱(林予晞 飾演)永遠離開,兩個世界,一起崩塌,單純被帶走,從此回不來。
 

情人不見了,從此只剩下情敵,他們活得好痛苦,只能靠不斷的轟炸讓自己記得,原來我還是個人,正昆與阿義本來彼此痛恨,一次因緣際會之下決心拯救彼此,阿義耳朵失聰,右手幾乎被炸爛,正昆遍體鱗傷,一改往日的乖順模樣,轉而頹廢捨棄公費教師資格,他與阿義的回收場收的是破爛,只要讓自己活在垃圾堆裡面,就可以贖罪過往了吧。
 

怎麼會這樣?我們多年的恨意,明明得到了抒發,如今卻讓自己持續悲傷,難道恨意未了,難道原諒不了的,其實是自己。
 

阿義願意代替正昆游泳,為正昆出頭與流氓對打,正昆從頭到尾不願放棄阿義,一開始我以為,他們是為了歉意才支撐彼此。
 

我真的這麼以為。
 

但不是這樣耶。
 

他們是因為愛,因為在彼此的身上找到共同點,因為知道另一人也是努力活著的人,從深淵中爬起,只要有對方的一隻傷痕累累的手。
 

胡宇威的表現真的是從影以來最佳,欲言又止的堅決,在發現好兄弟可能再次染毒,他沒有斥責,沒有傷悲,只是面無表情在好兄弟面前將毒品灑向地上,毫無言語,但就是這麼明確告訴他,我會在你身邊。
 

鄭人碩本來就很會演戲,詮釋吸毒者及傷殘者的幾場肢體扭曲,真的可謂是視覺奇觀,但不知為何我仍覺得他過往在《醉・生夢死》的表現仍然還是他從影以來最佳。
 

不過全片最好的是楊貴媚,她與正昆的爭執,與阿義的道歉,都為整部電影畫龍點睛,增強情感力道,讓人如此動容。
 

故事設定在1995年,一開始我認為是因為片中「錄音帶」的影響關鍵,不過我總將這樣的年份與當年震驚全世界的台海危機作為連結,會不會有可能,這是黃朝亮導演透過電影回溯那個當代,告訴我們無論如何,台灣人扶持著彼此,還是可以走過遺憾,走過傷痛,有自己的路。
 

另一個關鍵是「火車」。
 

電影包括回收場以及水塔高台,都以「火車」作為背景,我們聽到熟悉的轟隆轟隆聲,他們都想離開台東,最後一刻才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離開,也許也是一種贖罪。
 

《寒單》比我想像中還好看,多半是來自於電影濃郁的情感能量,有了贖罪,就有了原諒。
 

「你還愛我嗎?我很確定,我愛你。」萱萱這麼說著。
 

有了這句愛,以後的人生,再怎麼辛苦,我也能好好活下去了。
 

來我的虧雞粉絲團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