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修女.jpg

迷人的其實是溫子仁從《厲陰宅》系列開始所灌諸的一連串古典風格,驅魔、惡魔以及被害的弱勢團體,那種不可抗力,意外成為溫子仁這一系列電影的獨特魅力。

鼯鼠尚有五技,卻未有專精,溫子仁則從《奪魂鋸》的獵奇血腥之後,迷惘了十餘年才讓我們看到恐怖片大師的另一技法,沉穩、優雅又充滿古典魅力,直擊美國中產家庭最為脆弱的一面。

《鬼修女》總算離開家庭,離開弱勢團體,這一回來到羅馬尼亞的隱匿修道院,深居山林,曾有一名公爵意圖喚醒上古惡魔瓦拉克,卻被教廷封印其中,沒想到二戰時的空襲(羅馬尼亞是軸心國,應是被蘇俄空襲)卻意外毀壞了封印,讓惡靈再度來到凡世。

瓦拉克原本的形象應是騎乘在惡龍上的小孩,電影裡卻是修女,惡魔化身神職人員,為惡魔傳遞聲息。

《鬼修女》的背後似乎隱含著政治,一如羅馬尼亞在二戰時期的獨裁者安東尼斯庫,是納粹的從屬軍,也是史上鼎鼎有名的暴君,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屠殺,讓東歐世界陷入紛亂。

電影其實並不算恐怖,比較算是掌握到「刺激」的精髓,但迷人的是在電影看完之後的餘韻,要等到電影看完,才發現整部電影皆是一場設局,主角3人都只是「鬼修女」瓦拉克的棋子而已。

何以見得?

當故事來到中後段,艾琳修女(泰沙法蜜嘉 飾演)與伯克神父(德米安畢齊 飾演)分散,艾琳修女遇到一群修女,一同在教堂裡禱告,結果出現惡魔的五芒星陣,艾琳的身上也被惡魔割出五芒星陣的血痕。

注意了,這段戲是整部電影的重點,這讓艾琳修女成為了惡魔傳遞的媒介,最後順利讓瓦拉克附身在法國人莫里斯身上,成功逃出修道院,在全世界到處作亂。

觀眾以為修女是向神祈禱,以為修道院是神的媒介,都剛好相反,因為有了修道院,有了修女,惡魔的屠殺藝術才能實現。

這讓《鬼修女》呈現出比系列前作還要另類的色彩,也順勢讓故事拉回《厲陰宅》,當時華倫先生在上課時的案例,「一名曾被父親虐待的法國青年被惡靈附身」,正巧切合《鬼修女》結尾時法國青年莫里斯所說:「我要去找我爸。」

只是溫子仁系列電影刻意的前呼後應,迄今已玩了太多次,去年的《安娜貝爾:造孽》接回第一集,今年的《陰兒房4》接回首集,這一次又接回《厲陰宅》的教授課程,雖然風格較為老派優雅,迷人依舊,但在驚喜程度上倒是不如前作。

來我的虧雞粉絲團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