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之島.jpg

魏斯安德森一向是老電影大師的信徒,致敬過柏格曼,致敬過吉姆賈木許,這一回的《犬之島》又將致敬重心放在黑澤明身上,以犬喻人,片中多次響起《七武士》的經典配樂,直接告訴這群狗就是武士,電影還另外致敬黑澤明的《野良犬》、《天國與地獄》以及《惡漢甜夢》,沒有槍彈齊飛的警匪世界,取而代之的是小男孩的尋狗之旅。其實男孩主角小林中不見得愛狗,對他來說,他的忠犬「斑點」是童年的深刻銘記,但他卻對這群狗實施命令,要牠們坐下,丟棍子要牠們撿,強迫幫「老大」(布萊恩克萊斯頓 飾演)洗澡,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

「農夫贏了,我們卻輸了。」

即便擊退了盜賊,但在《七武士》電影最後面,勘兵衛依舊這樣嘆息著。

從這裡我們便可以看得出來,一如魏斯安德森以往的電影,諸如《月昇冒險王國》或是《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好像洋溢著一種童年奇幻冒險的想望,但也要看到結尾才赫然驚覺,這是一個對於童年幻滅的悲傷故事,《犬之島》亦有這樣的敘述,但只是更為隱晦,這一回將重心擺在充滿理想的武士以及身為貴族的人類之間,只有服從與命令,我們甘心為在上位者奉獻一切,失去自己也不在意,有趣的是,當我們觀看犬之島的右側一隅,更會直接發現,那簡直就像是一個人用手努力抓住一隻狗,即使是再怎麼優秀的狗,各自命名為公爵、老大、霸王以及國王,終究只能成為人類的寵物。

《犬之島》確實可愛,也有魏斯安德森電影一貫的風格,強迫置中對稱的影像,詼諧且充滿童趣的對話加上男孩們之間的友誼,滿溢著暖色系的奇幻旅程,總是引人疼惜。《犬之島》所研究的更不只單純是此,更是一則嚴肅的政治寓言。

小林市長與小林中之間的親戚情仇,貓與狗之間的對立,都以一種弔詭的方式來呈現日本政治,小林中從一開始駕著飛機跌進犬之島,爆炸引起蕈狀雲,讓人瞬間想到昔日廣島與長崎的原子彈悲劇,同時也這麼恰巧,當年美國投擲的第一顆原子彈,代號就叫做「小男孩Little Boy」,然則就像魏斯安德森在柏林影展所說的,所謂的《犬之島》確實是一部政治電影,不一定是發生在日本,也可能發生在其他地方。

但有趣的是,為何發生在日本。

《犬之島》洋溢著自由主義,片中出現的學生運動讓人立刻想起黑澤明在《我於青春無悔》當中的自由奔放,只是《我於青春無悔》宣揚的女權主義,這回到了《犬之島》更是大行其道,倡導學生運動的人是留學生崔西,他們每一個人無不對未來充滿敬仰理想,相信未來可以更好,那個完美的青春,卻終究要迎來悲劇性的未來。

一如小林市長當年也有可能是理想之人,小林中這樣一個小男孩,在不斷對抗強權之後,最終他的武士們,也就是他的狗們,卻又面臨了另一種困境,權力終究回到人類的手上,牠們那麼努力,還是只能成為服侍人類的寵物,小林中與他的幕僚們所施行的法律,更像是與小林市長的高度重疊,換了一群人,真的有比較好嗎?

答案是沒有。

武士們終究被馴化,髒汙的身體終究被洗滌乾淨,牠們換得的只是小林中在電影裡最後演講的最後一句俳句「人類的朋友,為什麼,凋零了。人類の友達、何故か、落ちだった」,換得了忠犬們的努力跟隨,但在這麼漫長的童話冒險裡面,到底誰贏了呢?電影刻意製造了一個有趣的斷點,浪漫的就停在浪漫,這樣就夠了,一如前作《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的真正重點不是在電影大部分的綺麗旅程,而是在於飯店主人卯足全力也要阻止男主角受難,不惜犧牲自己生命的感傷,童話終究會幻滅,《犬之島》的未來我們看不見,但如果只是單純停頓在結尾一刻,看到眾多忠犬武士們仍然保有自己的理想,這也是一個完美結局。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