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奇兵.jpg

電影取自於2013年的遊戲第九代重啟《古墓奇兵》以及2015年的續作《古墓奇兵:崛起》,彼時的蘿拉才剛初出茅廬,仍然不是一個探險高手,雖然她走到哪就毀到哪的「古蹟毀滅者」名號早就顯露,其實只要她乖乖待在家,這些遺跡就可以安靜流傳於世。

即便多年來都是遊戲迷,也必須坦言當年遊戲出版的《古墓奇兵》,更趨近於性魅力的想像,有大胸部,也有細腰,隨著遊戲大紅,搬上大銀幕,安潔莉娜裘莉的出演更加深了此一印象,性感外放的本質大過女性自覺,成為了男性意淫的對象。

直到這幾年才有改變。

史克威爾艾尼克斯推出的《古墓奇兵》,重新塑造了蘿拉這一個角色,但在電影裡,她是為了父親去尋找邪馬台王國,身經百戰又動作靈巧的蘿拉(艾莉西亞薇坎德 飾演),即便在種種困難環境中活了下來,仍然對這個你死我活的戰場感到恐懼。

我們猶然記得電影裡面,她初次勒死傭兵時那陣低沉的鳴喊,裡面有著恐懼,也有著憤怒,我終究也成為殺人機器了。

這跟裘莉版的《古墓奇兵》不同,裘莉版的蘿拉舉起雙槍掃射殺人,一把彎刀砍來砍去毫不含糊,那個蘿拉已經是我們印象中的遊戲版蘿拉,但是為何,蘿拉會成為蘿拉呢?

今年甫上映的電影版《古墓奇兵》,揭露了這一切,更可視為當年的《古墓奇兵》前傳(但是父親的設定也有大更改),鏡頭轉移有如遊戲過場動畫,我最愛片中一段逃亡戲,緊抓著逐漸掉落的飛機,分分秒秒都要逃生,過癮極了。

我總覺得「古墓奇兵」一直是變異版的殖民主義,蘿拉卡芙特是個英國人,在九零年代英國影響力式微時成為民族英雄,在全世界各大古文明破解許多謎團與難題,解決來自各國霸權的恐怖份子或是盜賊,甚至還有過奇幻生物,這部分可參見於2013年版《古墓奇兵》中的日本古武士。

值得鼓勵的是電影與時俱進,不同於那種殖民主義,連遊戲裡的奇幻元素也拿掉,並適時加入女性主義,當蘿拉問及一直玩腳踏車的夥伴,自己為何不能夠當「狐狸」,夥伴竟然語塞不知道說什麼,蘿拉自己解圍說「我不夠快嗎?」才讓夥伴答應此要求。

《古墓奇兵》更將遊戲裡面獵奇的東方文化,轉變成一種反殖民,被壓迫的黃種人群起拿槍對抗白種人,他們裡面的佼佼者就是英文能力非常好的香港漁民陸任(吳彥祖 飾演),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段落。

卑彌呼的樣貌百分之百還原,電影更賦予卑彌呼神話的另一個樣貌,原來呼風喚雨的邪惡女王,也有另一面,「所有的神話都來自現實」,一點也沒錯。

《古墓奇兵》相較於從前,沒有那麼神通廣大,不會像裘莉前往中國探險時,莫名還要騎著重機上長城,而且一點意義也沒有,這版的蘿拉每一個動作都是有意義的,她有時展現脆弱無助,有時又會挺身而出拔起弓箭消滅敵手,是女英雄的轉變,我們親眼見到新生代的女英雄再度降臨,何其有幸。

而當蘿拉舉起雙槍,紮起馬尾,對著銀幕擺出自信滿滿的表情,她宣告裘莉的時代已經畫下句點,新版的蘿拉,才正要開始啟程呢。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