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7騎士.jpg

要拍《絕地7騎士》是很難的一件事,畢竟所要面對的是兩大經典作品,無論是黑澤明的《七武士》或是尤伯連納、查理士布朗遜與史提夫麥昆共同主演的《豪勇七蛟龍》,想要超越,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電影索性調換方向,不同於《豪勇七蛟龍》幾乎清一色都為白人男性,這次7位英雄裡面包括黑人、黃種人、墨西哥人以及印地安人,身處在南北戰爭剛結束的時期,他們卻都可以屏除成見,共同對抗與資本階級掛鉤的土豪惡霸。

在邪惡面前,我們必須放下對於種族的歧見。黑人導演安東法夸喜歡和樂融融的大美國主義,更強調種族大熔爐的勝利,丹佐華盛頓身為奧斯卡影帝,光是站在那裡不動都有氣勢,而這也是他、伊森霍克以及導演安東法夸繼由《震撼教育》之後睽違15年的再次合作,再度見到老搭檔,讓人回味無窮。

《絕地7騎士》不夠老派,復仇的意象似乎也過於簡單,但總看得出那種最為純粹的浪漫,在這部電影裡面有所表徵。西部片喜歡用賞金獵人與職業賭徒作為主角,聽他們耍弄著神乎其技的槍法,再看他們一邊說著俏皮話一邊行俠仗義。

轉過身,數到十,然後比誰拔槍的速度快。

雖然《絕地7騎士》到頭來太像一部情感面薄弱的動作片,但有些畫面確實讓人非常享受,7個男人幾乎完全不近女色,就連原本設定最為風流的賭徒法拉第(克里斯普瑞特 飾演),也頂多會對妓女眨眼調情而已,由文森唐諾佛利歐所飾演的「大熊」傑克霍恩,甚至一在堅持否認自己沒有讓小鎮內的女人縫補衣服。

這是為什麼?《絕地7騎士》比較起《豪勇七蛟龍》以及《七武士》,讓這群主角更像是一群聖人,比較起瀆神的土豪柏格(彼得賽斯嘉 飾演),主角群除了喜歡在西部沙漠裡把生死當作遊戲之外,完全沒有負面形象。

神槍手晚安羅比修(伊森霍克 飾演)曾是南軍戰無不勝的神槍手,殺過許多為黑人族群奮戰的北軍,這讓他更恐懼於自己過去的罪行,也讓他與比利洛克(李秉憲 飾演)結為莫逆之交。

山姆齊索(丹佐華盛頓 飾演)作為這一群騎士的首領,他否認自己是賞金獵人,強調自己是堪薩斯州的准尉,也沒忘自己的北軍軍人身分。

看到這裡我突然有所理解,《絕地7騎士》相較於《豪勇七蛟龍》而言,其實是有根本性的差異。

《豪勇七蛟龍》讓七名牛仔為了墨西哥小鎮而挺身與白人資本家對抗。《絕地7騎士》所保護的對象則更像是和樂融融的美國平凡老百姓,更強調他們的身分是「老師」、「農夫」還有「神父」,他們如此平凡,如此需要外來族裔來保護他們。

《絕地7騎士》說來則像是南北戰爭的延長戰線,是《八惡人》的正向積極版本,眾多英雄們賭上自己的性命,拿著飛刀、弓箭以及散彈槍等武器,對抗資本家所帶來的重機槍,更以捨身肉搏的方式,獲得了勝利。

所以電影本身的純樸面,有了最浪漫的本質。當土豪柏格強調資本家就是上帝,但他卻完全跪倒死在十字架之前,到頭來,正義才是一切的解答。

「反正我也無處可去。」當逃犯、賭徒以及賞金獵人們共同對抗眾多槍手,付出慘烈的死亡代價,終究獲得勝利之姿,赫見四座墳墓立在觀眾眼前,成為電影的最後一幕,他們大多數人明明都是粗鄙之流,卻被女主角以Magnificent(高尚)稱之,那一瞬間,亡命之徒們拯救了整個小鎮,也為自己留下最清麗坦蕩蕩的英雄名號。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