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  

「晚上九點半之後不要出門。」
「可以幫我清理一下烤箱嗎?」

從很久以前就羞於啟齒表態自己其實是奈沙馬蘭的影迷,在於【靈異第六感】、【靈異象限】討論生死與信仰,【驚心動魄】大玩英雄與反派之間的差距。然則不知從何時開始,奈沙馬蘭便開始沉迷於【水中的女人】、【破天慌】過度荒謬的黑色幽默,之後的【降世神通】、【地球過後】更是不知其所然。

【探訪】的電影計畫相對於他的其他作品,其實快捷許多,一路上就像奈沙馬蘭的自我挑戰習作,由他自編自導完成,暫時捨棄御用的配樂大師詹姆斯紐頓霍華,全片首次創下沒有任何知名明星,再加上全片的場景極簡,一切用來讓他大玩特玩。

慶幸的是,【探訪】的敘事充滿機心,奈沙馬蘭這次完全拿回電影的主導權,他認真在拍一部荒謬幽默的黑色驚悚片。悲慘的則是他對於黑色幽默依舊難以釋手,【探訪】依舊很不正經,甚至玩起了老人紙尿布的笑話,這一回將祖父母與孫子之間的親情故事,延伸為驚悚的虐殺經驗,真是特別。

【探訪】便可視為奈沙馬蘭對自己舊有拍攝經驗的重返,反而見其微光。

就像希區考克的信徒包括布萊恩狄帕瑪、大衛芬奇那樣,奈沙馬蘭也迷信於大明星的加持,在每部電影都會找來像是布魯斯威利、梅爾吉勃遜以及威爾史密斯之後,這一回沒有特效更沒有明星,不像希區考克喜歡葛蕾絲凱莉、詹姆斯史都華,奈沙馬蘭回歸初心,才有了【探訪】。

那麼【探訪】該是什麼樣的電影呢?電影簡單俐落,直接用短短六天的時間送給你祖孫四人的相處過程,小兒子總是莫名其妙念起rap,姊姊沒有自信只敢拿攝影機四處拍攝,他們想幫自己的單親媽媽了卻遺憾,化解一家三代的悲哀敘事,卻意外遇到了可怕的人。

(以下將直接暴雷)

奈沙馬蘭相當有趣的地方是,他回歸過往自己最愛的逆轉結局,從那句「他們不是你們的祖父母。」開始,答案揭曉,這只是一對精神病院逃出的變態老人,他們殺害了這對姊弟的外公外婆,並且取而代之繼續大開殺戒,完全突破倫理,沒有任何原因,但這剛好不需要任何的旁支錯節,這就是一部單純的驚悚片。

雖然奈沙馬蘭依舊囉嗦,依舊喜歡加入一些獨有的荒謬感,他總是在電影裡面添加字句,像是「奧斯卡最佳影片的片尾曲總是厭女歌曲。」、「恐怖片要搭配溫柔的古典樂才有諷刺的反差」再次辛辣嘲諷這些公式,同一招他也在【水中的女人】玩過,只是幸好這回不算過頭。

雖然電影來到結尾的那瞬間,單親媽媽與姊弟倆再次感性對話,要他們放下仇恨,不要再恨任何人,但轉瞬間又讓小弟出來大唱rap饒舌樂,繼續製造沒有道理的黑色幽默,但看在全片緊湊且紮實的狀況下,好吧,還是要恭喜奈沙馬蘭,功力算是恢復了不少。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