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醉‧生夢死】無論是中文或是英文片名都饒有意味,劇中的主角群每個人都著迷於酒醉,著迷於做夢,甚至著迷於死亡的瞬間,他們正在迸發人生最為激昂的煙花。若從英文片名來看,就只有兩個意義,希臘神話的死神塔納托斯Thanatos,以及酒醉這一件事。

死的人永遠離開,但是生的人卻活在死亡的陰影,這似乎是張作驥電影最原始的意象,然而生與死之間做為互置,又能夠超脫而延伸出一種親切卻又迷人的草莽氣味。

這讓我在當年著迷於【黑暗之光】片尾那個魔幻至極的煙火,再加上【美麗時光】跳進大海裡面的子宮原鄉,都展現出一種無比曖昧的黏膩,而這種黏膩卻又讓人著迷,是誰也學不來。

張作驥這一回則玩得很不一樣,或是做為第八部電影,我曾經覺得張導在【當愛來的時候】所營造出的飽滿家庭概念,應該算是他創作生涯的段落句點,沒想到這一回的【醉‧生夢死】,才是他對於情感、家庭以及愛之間最為純粹的感受。

該怎麼說呢?其實就我而言,【醉‧生夢死】應該是張作驥迄今八部電影裡面,最打動我的一部,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部。

喜歡與螻蟻、火柴盒以及酒精的老鼠,從小就比誰都還要聰明,卻還是渴望被人看見,他逞凶鬥狠,但他確實活得認真,也愛得認真。隱藏真實性向的花花公子碩哥,明明有固定女友,卻迷戀上隔壁房間的老鼠哥。而投身電影產業的老鼠哥,也在同一個屋簷下對碩哥的迷戀有所回應。

愛是一種救贖,也是一種恐懼。張作驥總是喜歡主角逞兇鬥狠,持著利刀進行憤怒的復仇,但他們卻總是格外脆弱,他們都有情感上的重大缺陷,無論是戀父、戀母或是自我毀滅都是,但感動的是,張作驥在悲觀至極的世界觀裡面,總是喜歡偷偷藏著一個屬於自己的方地。

自從在【爸,你好嗎?】偷渡電影行業的辛酸之後,這一回【醉‧生夢死】亦然,張作驥甚至帶入對於來不及照顧母親的感慨,完全投注在呂雪鳳充滿生命力的澎湃演出,僅僅兩三段,卻都是全片最令人目不轉睛的演技奇觀。

但最讓我著迷的,仍然是那個結尾。

還記得當年一鳴驚人的【黑暗之光】,女主角康宜在經歷親人與男友逝世的痛苦之後回到家中,窗外是一連發翠麗的濃烈煙火,她看著看著,一轉身,過世的親人與愛人們卻又莫名復活回到家中,她沒有任何驚訝,只是親切地招呼並且上前幫忙,任憑煙火一直綻放。

這一回沒有煙火,倒是有老鼠的火柴盒,他在我們看不見的景象裡也許點燃火柴,然後他又回到了最愜意的菜市場,與做過援交的女友相會聊天,最尊敬的碩哥則豪邁地經過他身旁,打著呵欠說要去充電,碩哥穿街過巷,經過暗無天日的蜘蛛網,但總有那麼一刻,打開小門,我們終於擺脫潮濕晦暗的天空,一起迎向光亮。

等一等,在故事的上一段,老鼠、碩哥以及援交女孩不是才在死亡陰影的邊緣嗎?

我寧願那麼想,故事能有更好的結尾,至少不會讓人感傷,在生命燭火的最後時光,我們能與爭執過的母親和解,能勇敢地說出自己心中的愛,也能坦承面對自己。

那樣的人生,不用醉酒,不是夢,但真是完美。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