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眾家身世的流離之地,軍營是一個適切的容器,這裡的人來來去去,被帶走的通常是記憶,此地空餘志願役,新舊人交替,便縱有幾則流言蜚語傳著,班長怎麼了?士官長怎麼了?曾經有個老兵又怎麼了?

我該如何界定那些故事的出入口?通常這點還來不及我想像,很快就有了解釋,有人消失,像在這個軍營裡面徹底不見一樣,剛來沒多久的下士班長小豪,才剛受完幹訓,來的時候總是一臉愁容,若是問起他的心事,他總是那句回應:「我不適合這裡。」過沒多久還真的消失,讓全軍營的人遍尋不著。

小豪去哪了?

老實說,每個人都不適合這裡,主辦人事參壹業務,我還有兩個月就要退伍,實在不想在退伍的前夕遇到這等事故,保證督導督不完。我沒好氣地對電話另一端的女朋友那樣說著,都說老兵八字輕,幹還真的咧。

我們在營區找了小豪足足三天,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從最不可能出沒的靶場開始找,從營集合場找到連集合場,總是找不到小豪,雖然之前曾有風聲聞及小豪失戀,但該不會這小子貞的逃出去找前女友了吧?對我們營區來說可是大事,身軀肥胖有啤酒肚的連長擠壓著眉目,他說非得找到小豪不可。

小豪的父母親很快就來到營區,還帶著媒體記者與肩上有星星的將級軍官,陣容浩大,自是對我們斥喝了數句,好端端一個小孩,被你們搞成這樣,非得要你們完蛋不可,輔導長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待事情結束後,我知道慘的會是我們。

一週過去,在幾乎身心交瘁的狀況下,我們分批出去找小豪,也不得將這話題傳得太開,別讓新兵知道,事情已經鬧大,如今不要太過驚動,讓這個事件安穩過去就好,人就這麼大一個,又是碩士畢業生,怎麼可能找不到?

對啊,怎麼可能找不到?

苦日子直到我退伍的那一天還沒結束,即使我們在夢裡依舊瘋狂尋找著小豪,他還是沒有回來,我一直以為軍營應該是有人進就有人出,但是小豪進來了,卻始終沒有出去過?

再次見到小豪是多年後打開報紙,在某個與阿帕契戰機相關的新聞裡面找到他的身影,彼時他終於出現還與阿帕契戰機合照。這才讓我們發現原來這小子的家世斐然,原來是好家庭,他甚至還有個將級軍官的大伯,也難怪他當初逃營的事情都被壓下,我不免心中一寒,莫非他的離去,他家人早就都知道了?只是特地鬧到軍營裡,刻意帶著一堆人演一場戲?都說軍隊是不能動用特權的地方,如今看來,好像是最能運用特權的地方。

他與阿帕契戰機合照的照片很快就傳遍大街小巷,身旁還有許多女明星或小模的陪襯,我其實不知道那麼討厭軍營的小豪,為何又要回到這個地方,是對當初那段記憶的憤怒嗎?他對軍隊的想像到底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即將被檢調單位給傳喚,又或者是,昔日沒當完的軍旅生涯很有可能繼續,至於他為何回來,只為了一張合照嗎?這答案恐怕還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