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4-3.jpg


一看到漫畫時總會不由自主想起三池崇史,但想想又不對,好像這種商業娛樂性與血腥獵奇兼具的故事,就應該第一時間想起三池,不過《惡魔蛙男》倒是很掌握「冷調」這一部分的深刻感,雖然有時候又有大友啟史那種制式的嘮叨感,動不動就把對白說得太多,反而失去了留白的神祕感。

《惡魔蛙男》相較於漫畫的不同,除了醫生角色與結局的設定更改之外,其實還蠻讓我感到有趣的是那種看似無聊但實則有意義的台詞,有時還真有一種畫龍點睛之感。

像是澤村(小栗旬 飾演)看到年輕的西野刑警(野村周平 飾演)因為看到兇殺現場而吃不下飯時,他便隨口說了一句「就算是難吃的漢堡也要吃下去啊。」卻引發結尾高潮戲的某個契機。

又例如澤村曾有意無意對西野說:「下次把我介紹給你的未婚妻吧。」最終在西野罹難時,還真的看到西野的未婚妻,只是西野卻早已不在。

話倒是有點扯遠了,但其實《惡魔蛙男》是屬於那種「你以為在批判什麼,其實講的卻是另一件事」的電影,看似討論評審團制度的漏洞,但回過頭來,卻只是兇手霧島當作殺人遊戲的一個環節,如此而已。

小栗旬演出這種陰暗落魄的角色,意外還蠻適合他,畢竟我們也看膩堤真一、役所廣司這樣的大叔來演落魄的失婚的刑警,像小栗旬這樣三十歲出頭的帥哥來演,更會讓有一種突兀感,這樣的刑警其實應該可以是風雲人物,但他總是過不了心裡的關卡,他的生命是死亡的無限迴圈,他越想要答案,就只能越深陷謎團。

妻夫木聰所飾演的「蛙男」霧島,在漫畫裡面其實算是個很平面的瘋狂變態,雖然智商極高,手段也兇殘,但最多也是形式大過兇手的魅力本身,倒是妻夫木聰想盡辦法要突破這個窠臼,雖然他真的太帥,毀容了還是帥,這世界上就是有一種男人,他就算毀容了,還是比你帥,所以說上帝實在是不公平。

妻夫木聰最後落網時所說的那段台詞便是電影原創,說得非常之好,當他講起開庭時又要有評審團制度,會有一堆學者試圖要探究他的內心,也會有人同情他,應該就是這樣的吧,落入一種社會兇案與媒體生態之間的輪迴,但資深刑警(松重豐 飾演)卻回他:「我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的。」讓霧島更為崩潰。

也許他的意思便是,你只想要紅,那我反而不將這些犯案細節講出去,要讓你一輩子無法留名。

對於一個殺人魔來說,這才是最痛苦的事吧。

相對於漫畫版的精彩結局,不刻意說破的第三種結局,暗示主角澤村的悲慘出路。我一開始看完電影版結局後本有些失望,但想一想,忽然也覺得這結尾很巧妙。

當倖存的霧島被姊姊殺害時,姊姊跟他說:「日光性過敏炎有一部分是因為心理因素引起的,有時候邪念也是引發的原因。」另一邊卻讓澤村無意間拍到自己的兒子在日光下皮膚發癢,似乎對太陽有所過敏。

到底是為什麼會這樣?

我自己忍不住做對號入座來解讀,會不會澤村的兒子在經歷那一場慘絕人寰的綁票案之後,心裡也開始有邪念在萌芽,畢竟越強烈的愛,就越有可能衍生出越可怕的仇恨,這一部分倒是電影的意在言外之詞,很是不錯,雖然電影無法由三池崇史或園子溫等日導演來執導,有點可惜,但這個成品已經是很不錯了。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