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蛋男情人.jpg

雖然頂著金馬獎初審沒過的疑慮,《我的蛋男情人》從技術層面上來看,確實很精準照顧到很多細節,對於30歲女性的描繪,則依舊未脫窠臼,要不是與食材、冷凍精卵銀行作結合,其實《我的蛋男情人》對我而言依舊有如《追婚日記》、《剩者為王》那般平庸,輕盈的前半段勉強能找到一些亮點,後半段則在刻意放大舞台劇的精卵世界,除了吳念真信手捻來的個性化演出之外,很遺憾《我的蛋男情人》沒有做得很漂亮。

今年的台灣電影似乎仍在荒蕪,去年《刺客聶隱娘》與《醉生夢死》的驚喜彷彿曇花一現,今年絕大多數台灣電影都未竟人意,而《我的蛋男情人》、《樓下的房客》都在技術方面做足,但在故事方面卻顯得尷尬,尤其是《我的蛋男情人》在冰島行開始引領的後半段,故事顯得生硬且緩慢,完全靠林依晨的演出在支撐,鳳小岳則也變成一個相當「功能性」的角色,他不孕,但他依舊渴望傳承其子嗣。《我的蛋男情人》從食材來看,有做菜的熱情,也亟欲將美食端上桌,同樣地,自己的身體也是乘載他人生命的重要空間。

人在蛋裡面,而人們又孕育蛋。

《我的蛋男情人》對我而言的觀影經驗,說實話真的並不愉快,7年前我對傅天余導演所拍的《帶我去遠方》也沒有愛,這應該是說我彷彿過了那個精緻化的文青年代,一切總是乾乾淨淨,古典歐洲與美麗海洋相互輝映。我甚至覺得《我的蛋男情人》明明有更好的資質,可以去衍生出這一代六七年級在台灣社會所遇及的困境,但依舊繞了一個大圈,又回來強調女人需要有愛情。

如果這是一部製作漂亮且精良的好萊塢喜劇,開宗明義就要我們不動腦,那也就算了。但是《我的蛋男情人》從開頭第一個畫面,林依晨的第一個表情,就告訴我們,這部電影是很渴望不一樣的,要表達出我這一輩人的哀愁憂鬱與狂喜,我們渴望逃離冷凍的世界,我們渴望撥雲見日。不過這一切就在那種很言情的描繪設定,實在老套,而且是讓人錯愕的老套,男女主角一起上山做早餐,熱戀時在冰島旅館討論生育議題,接著用很文謅謅的字句吵架,最終又極不合理的產生預感,要去拯救精卵銀行,我本以為這應當是平實的故事,可是又極度讓人出戲。

不過《我的蛋男情人》有些段落倒是還勉強算漂亮,用蛋做為明喻,是無法生育,是自卑情感,也是生活的困境,電影不只是形容那些男女之間的關係,更是30歲男女性的困境來著墨。每個人都想出來,精子與卵子都是,困頓於現下環境的綠女紅男也是,他們都沒有答案,電影不打算給答案,因為答案就在我們的生活之中,看完電影後,只需要把自己的真心給解凍。

不過對我而言卻還好有金燕玲與吳念真,劇本也給了他們最好的台詞,金燕玲幾段與林依晨共同坐在餐桌上的吃飯戲都拍得動人極了,把那種說話刁鑽卻又充滿愛心的母親演繹得非常精準,而吳念真一貫那種以人生導師的角色穿針引線,也是電影亮點。除此之外,我想《我的蛋男情人》沒過金馬獎初審,或有疑慮,但我又不覺得可惜,頂多覺得金燕玲的角色無法獲得肯定,這點倒是遺憾了。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