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跟著老師一起律動時,她聽得見的聲音不只是電光石火的舞曲節奏,她更聽得見自己身體裡每一條血管,如熱帶河流奔逃,每一條肌肉劈劈作響。

「怎麼都瘦不下來呢?」她有些憂鬱的是,全身上下除了胸部之外都顯得肉肉的,她不免改造起吳爾芙那句「這座城市令我害怕。」她怕的不只是城市,更是自己的身體,她深怕改變不了。

不過除了老K,她愛老K。

她其實不知道老K的真實名字,但每次訓練的時候她會在心底喚那個人為老K,眉眼之間輪廓深得很好看,微笑的角度很特別。她在心裡喊久了就自然叫這名字,雖然老K應該是不愛這名字,老K會心想,才三十出頭,不老不老。

她每晚習慣在手機的LINE群組裏面與姊妹紀錄一天的生活,她說,今天又遇到老K,姊妹用剛下載的貼圖給她一個白眼,拜託,去健身房的男人都是為了自己好看,很少會為了別人好看。

她沒好趣關起LINE群組,簡單回應一個「喔」,姊妹知道她不開心也沒說什麼,她翻了身打開另一個群組,她跟剛從beetalk上認識的朋友說,欸欸我又跟老K對到眼,新朋友沒說什麼,只是想知道,那麼老K是誰?

對啊,老K是誰?她其實也不是那麼了解。

愛是魔鬼的盛宴,誘惑著讓我們更好,卻也不知不覺讓我們更為傷神。她趁著與老K一起騎飛輪的時候,將自己的身軀欺近過去,湊近耳邊說,你也常來嗎?她希望運動時所散發的費洛蒙,應該會代替她,讓她所有想說的話都說盡。

老K沒說話,揮汗如雨時對著她笑了一笑,她想起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那段經典文段,她要成為硃砂痣,她要成為老K心目中的「床前明月光」。

她像沈船待撈的珠寶,正準備綻放著閃爍的銀光。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