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jpg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在於,明明幾乎每個角色都是髒話連篇,互相爭執,不讓對方,不過故事發展到後來,觀眾反而會因為人物之間的溫柔而感動,常言有道,由愛生恨,《意外》卻硬是反了過來,恨是起點,然後誕生出真正的愛。

《意外》的故事發展在密蘇里州,一個虛構的艾比鎮,我認為《意外》之所以選擇密蘇里州,是源自於2011年白人警探當眾槍殺黑人嫌犯史密斯(Anthony Lamar Smith),最後卻判無罪,那些善惡的道理我們懂,但如果加上「種族」、「性別」以及「國家」,是否心裡還能夠有那把道德的尺?

這就是《意外》的迷人之處,蜜兒芮德(法蘭西絲麥朵曼 飾演)風格剽悍,草根性十足,她是底層白人階級,自然不懂那些白人的歧視何在?狄克森(山姆洛克威爾 飾演)警探恣意而為,充滿歧視,性格無禮,討厭黑人,稱呼陰柔的廣告店老闆威爾比是娘炮Pussy,狄克森與母親一樣,自怨生錯了年代,曾經只要我們是白人,我們就高人一等,卻永遠時不我予。

聽起來很悲劇,拍起來卻不是,電影第一幕讓廣告店老闆威爾比看著歐康納的經典短篇小說《好人難尋A Good Man Is Hard to Find》,隨即帶出蜜兒芮德的悲劇過往,她的女兒慘遭性侵輪姦後虐殺,找不到兇手,只好加諸給警方壓力,期許能早日還她女兒一個清白。

蜜兒芮德生活單純,但她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好人難尋」。

《意外》接下來從這三塊廣告牌開始,精彩輪轉了這社會幾乎所有的惡行,蜜兒芮德的前夫會家暴,狄克森會刑求黑人,神父被指責虛偽,軍人受到國家豁免,隱私能夠不被曝光,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侏儒詹姆斯,而他在最後一刻爆發,批評蜜兒芮德的虛偽;另一個則是看似怯弱的威廉警長,他其實是最能夠正視災厄,坦然走向終途的鬥士。

蜜兒芮德當然知道威廉是好人,即便她多次批評威廉。不過當她與威廉警長爭執時,眼見威廉突然吐血,她慌張失措,鋒芒全都收起,第一時間只想要趕快找人來幫忙。

威廉警長是改變全部故事節奏的人,他很幽默,用他的「暴力」改變一切,改變了背叛與虛偽,之後不忘幫蜜兒芮德出錢租借廣告牌,在所有人都把狄克森當作頭痛對象時,他卻寫信鼓勵狄克森的美好,堅信他的本質是善人。

然後惡人就會慢慢變成善人。

蜜兒芮德在經歷一切失落後,回想起她最後與女兒所說的話,竟然是「我希望你在半路被強姦I hope you get raoed on the way」,她不斷自責,但這種話又能跟誰說呢?更何況她又是那麼硬脾氣的人。

電影裡面看似最笨的人說出「憤怒只會招致更強烈的憤怒Anger begets greater anger」之後,一切泰然,蜜兒芮德拿起酒瓶走向不負責任的前夫與他的年輕女友,正當所有人以為要開打,她卻拿下酒瓶,要求前夫必須好好對待那女孩。

狄克森其實也不是壞人,他跟隨威廉警長,堅信警察的價值,這讓他最後在找到嫌疑犯時,為了顧全大局獲得證據,不惜讓自己被打得面目全非,也要獲得證據。

《意外》誠如其名,人總是在「意外」中,慢慢學會溫柔的。

正當兇手下落不明,始終不對盤的蜜兒芮德與狄克森卻選擇搭上車,離開艾比鎮,為了那虛無的正義,總是必須要向前走的。

我們是怎麼懂得愛的呢?從對一個人愧疚及虧欠開始,就想要去找尋救贖。

喜歡《意外》的不只是演員的精采演出,故事結構紮實,也要推崇選歌完美,那首〈Last Rose of Summer〉出現兩次,源自於德國歌劇《瑪塔》,裡面的歌詞非常動人,也很適合這部電影,是故事裡的完美註腳。

「不久後我也可能追隨朋友而離去,
當友誼漸漸消逝,
像從絢爛如愛的光暈中,
掉落的寶石。
當真心逐漸枯萎,
愛人也已經逝去,
誰還願意留在,
這荒涼的世界裡孤獨。」

So soon may I follow, 
When friendships decay, 
And from Love’s shining circle 
The gems drop away.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d,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Oh! 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