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解藥.jpg

故事的設定其實是有趣的,在一個「治療」與「實驗」界線逐漸模糊的醫療世代裡面,如何摸索出一個驚悚新類型的境界?《救命解藥》有自知之明,不會贏過史丹利庫布立克的《發條橘子》、《鬼店》,當病人與醫者的立場調換模糊,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權威?

史丹利庫布立克拍了這麼多年,充滿視覺震撼的警世效果,讓《發條橘子》的牛奶就像《救命解藥》的水,互通聲氣,再加上刻意致敬《鬼店》那般的幽暗長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導演高爾維賓斯基是聰明的導演,畢竟能拍出《飆風雷哥》、《神鬼奇航》等充滿惡趣的大片,導演功力確實倍受肯定,在《獨行俠》的嚴重挫敗數年之後,重拾小成本的《救命解藥》,看得出他又想要大玩特玩,片中毫不掩飾的哥德美學,外加上近乎病態的的迴圈攝影,都讓《救命解藥》在視覺上是滿足的。

但蠻可惜的是,僅止於此,《救命解藥》完全不是驚悚片迷的良藥,甚至充滿讓人困惑暈眩之感。

丹迪恩漢表現很好,演出這種脆弱兼具高貴氣質的華爾街金童,整個好萊塢的年輕演員,確實鮮少有人可以撐得起來,但是他依舊無法拯救《救命解藥》。

《救命解藥》令人困惑之處,莫過於過於鋪張的驚悚細節,當嚇人的美學成為重點,故事則顯得虛弱,一再的逆轉只符合了劇本的故弄玄虛,只想要讓人在視覺上進入一種有如夢魘般的感受,如此而已。

雖然《救命解藥》在製造出烏托邦內部的腐敗,其效可彰,但在近期這麼多反烏托邦作品當中,這樣一個結合驚悚片類型,再以「醫療」作為包裝的娛樂電影實在不太高明,再加上片長長達2小時26分鐘,就像片中大量的鰻魚那樣,是空乏的夢魘。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