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村.jpg

《健忘村》從開頭便明示整部電影可能的走向,倘若對打的《52 Hz I Iove you》、《大釣哥》皆是全片沒有任何負面角色的電影,那麼《健忘村》則剛好相反,用黑色幽默展現出人性對權力渴望的劣根性,卻又不忍苛責所有村民。

電影開頭沒過多久,朱大餅(班贊 飾演)準備回村,途中在狹窄橋上遇到劉大夫(張少懷 飾演),其實背負眾多重物的劉大夫可以以側身經過,或者先讓朱大餅快步經過橋樑就好,但就硬要擠成一團,誰也不肯讓誰。村長(顧寶明 飾演)聽及火車要來,開心直呼:「我們蓋車站好不好?」村民卻各執己見,堅持不要,讓村長傷透腦筋,明明是要讓大家一起賺錢(實際上是他想賺錢),為何大家不要呢?秋蓉則應該才是片中最讓人玩味的角色,箇中奧妙,還是在於段落與段落之間的不斷轉折,從一開始被銬上腳鍊,只能被動接受著他人所給予的幸福,到後來卻有了大轉折,不要火車了,也沒必要了。

「火車」,終究沒有來。蘇童在其創作小說《米》當中,透過「火車」來傳遞時代的變革,對於渴望自我拆毀,重新成為另一個人的悲劇故事,而在《健忘村》裡面,火車疑似來了,卻帶出另一種悲劇意象,很是特別。他們渴望現代化,但最後卻還是用了最老派的方式,回歸桃花源,這到底意義何在呢?

我想這一切都是為了慾望。每個人都想要讓自己了不起,卻沒有人願意負責。

健忘村是「裕望村」,有了慾望,人才會痛苦,貪慾、食慾或是色慾皆可怕,但看到後來才發現,真正可怕的是愛慾以及權力慾,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裡面寫著:「尋求權力完全是為了權力本身,不關心其他的利益,只對權力感興趣。得到了權力,有什麼好?日子還不是一樣一天一天過,但我們就是願意捨身去爭取,即使命沒了也不在乎。

有錢大戶石剝皮、村長、天虹真人田貴都各自充滿著隱喻符號,解讀過程中確實很好玩,誰說忘了好,回憶總是煩惱,但煩惱能帶領我們體會快樂,其實非常重要,思想是人類最強大的武器,無論你是否知道,都讓《健忘村》呈現出一個看似快樂,實則諷諭的政治寓言。

但話說回來,《健忘村》的設定是有趣的,但在執行上卻是失當的,陳玉勳塞滿了滿滿的符號,又透過一些很玩味的台詞,雖然立意良好,但很可惜不算特別出色,還不如勳導先前的《熱帶魚》、《總舖師》。但也有有趣之處,例如明明早就是民國,為何一片雲的首領「烏雲」堅持要穿著清服?有的人總是懷抱著過去,有的人總是想望著未來,在他們心目中,慾望是讓他們幸福的原因,但他們為了幸福,讓自己的人生從此不幸福。

丹尼鮑伊曾說:「有了幽默感,就能夠敘述一切沉重的且無法訴說的故事。」用喜劇,就能詮釋人世間最悲哀的怯弱、恐懼以及自私,所以丹尼鮑伊拍出了不朽經典《猜火車》,而陳玉勳則用賀歲片做包裝,拍了一部辛辣的《健忘村》。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