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遊戲  

有時候被世人遺棄的人,才能成就世人無法想像的事
Sometimes it is the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

【模仿遊戲】果不其然在質地裡是很精準的改編作品,在艾倫圖靈的戲劇化人生裡面,巧妙捕捉了他的感性層面,有幾分真假其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故事透過「再改造」而成的艾倫圖靈。

根據Christian Caryl在《紐約書評》上的文章所做為論述,圖靈是個不修邊幅,自負且幽默有親和力。不可能會像電影裡那般西裝筆挺又體面,雖然語氣嘲諷但完全不擅長交際,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原先就是層次多元,在此不略,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如同我們這些多年後追隨圖靈的觀眾們,如何看待這個天才。

電影一邊進行著圖靈與他的同伴們共同完成的歷史戰役,另一邊則從過去、未來相互作為交叉,以一名對圖靈充滿疑惑的刑警作為關鍵人物,有趣的是,隨著刑警那一句"I can't judge you."之後,圖靈回答"Then you can't help me."作為表徵,我們就是刑警,我們就是他身邊的人,對於稀世天才感到欽佩卻又恐懼,我們不滿意他,因為他的人生注定與眾不同,而我們只能靠挖掘他的負面事蹟,來提升自己的地位。

艾倫圖靈是被世界所遺棄的人,一如編劇葛拉罕摩爾所說的一樣"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艾倫圖靈的注定不平凡,讓他成為了這個世界上不可多得的珍寶,他對於「愛」自然有體會,與初戀男友克里斯多夫的夭折戀情是他生命裡最傷心的事情,電影裡面甚至刻意連結,將暴力轉化為慈悲,從小經歷暴力霸凌才學會愛人,長大後願意犧牲一些人,只想讓全世界維持和平。

圖靈的愛,原生於幼年時期的短暫戀情,經歷過生離死別之後,他的手裡仍存著那張尚未解密的"P ZQAE TQR"(意即為I love you),當許多人質疑他只是想當神,根本不懂愛的時候,又怎麼會了解,其實圖靈才是最懂「愛」的人呢。

當人們與彼此交談時,他們從來不直接表達他們的意思
When people talk to each other, they never say what they mean.

英國人特有的拐彎抹角,到了圖靈的身上,卻成為他生存的原因,密碼解構戰爭的一切,那些欲言又止的愛意,像是圖靈自身的性向秘密,像是他與瓊克拉克之間的堅貞友情,都在【模仿遊戲】當中隨著時代的轉移過去,一切time just goes by,盡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他生命的密碼未曾被確切體會。

是的,他解開了這世界最難的密碼,但沒有人願意去試圖解開專屬於圖靈的密碼。

同性戀並非為【模仿遊戲】的重點,應該是追溯於一種孤獨的原罪,以及這世間的人際關係,我們並未看到片中出現任何邪惡的德軍,但是自己欺壓自己的英國軍人倒是看到不少,也難怪【模仿遊戲】注定如此特別。

班尼迪克康柏拜區的表現極好,雖然他實在太常演出聰明人,其表現很容易與過去印象有些重疊,但這回入圍奧斯卡獎確實實至名歸,片尾一段崩潰大哭,只能倚賴自己的初戀與電腦。綺拉奈特莉這回就真的是牛刀小試,她在【贖罪】、【傲慢與偏見】裡面那種集結神秘又孤高的氣質,在這部電影裡面因應於戲份,這回沒有太多發揮。

其實【模仿遊戲】並非是我最愛的奧斯卡入圍影片,我更愛【年少時代】、【鳥人】以及【進擊的鼓手】,不過也依舊無法抵擋【模仿遊戲】那股自然優雅的復古風格,電影確實相當好看,節奏精準,而且韻味十足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