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jpg

《牠》可說是近幾年最精采的恐怖片,更勝於27年前的《靈異魔咒》,故事精煉,捨去更多天馬行空的恐怖花招,更貼近史蒂芬金的《站在我身邊》,童年是一場哀愁的馬戲,透過小丑,我們終究告別,慢慢長大成人。

史蒂芬金在1980年寫完《燃燒的凝視》之後,陷入人生的低潮期,這段期間他深陷酒癮與毒癮,雖然心裡已經有底,想寫完《牠》這本小說,卻怎麼寫也寫不好,最後花了他6年的時間才終於完成這部大作,可說是他歷時最久的單本小說,連他自己都說:「這本書可說是我在這段期間的生活總結。」

那麼《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故事?

我們從《牠》的故事裡面,重新認識了這7個小孩,包括比爾、史丹利、班、布芙莉、瑞奇、麥可以及艾迪,就連惡霸亨利的戲份也沒少,他們是這樣長大,各自有各自的夢魘,唯一的目標,就是長大。

相較於原作小說的吸血鬼、狼人等多種花招,這一回的「小丑」潘尼懷斯,所變出來的魔幻戲法,並非那些恐懼,而是來自於更為內心深處的恐懼,有人曾經失去親人,有人被家暴,有人體弱多病,有人被宗教觀念所束縛,他們各自有各自害怕的事物,卻不與外人道之。

從這裡來看,《牠》雖然在故事上有所更動,卻更為貼近史蒂芬金的創作核心,潘尼懷斯始終神出鬼沒,完全沒有人知道牠為何而來,為何大開殺戒,相隔27年就要出現一次展開大屠殺,到底是為了什麼?

也許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故事真正的重心,來自於這7個可憐的小孩,他們正經歷著殘酷卻又真實的成年禮,面對喪親之痛,面對月經初次來潮,面對強大控制慾的母親,面對自己最不敢碰觸的宗教禮節,《牠》就像是史蒂芬金書迷的一切總結巡禮。

無論是全身淋著血的少女,直接讓人投射《魔女嘉莉》,控制慾強大的母親,也像是史蒂芬金後來創作的《顫慄遊戲》,電影裡面充滿驚喜,讓史蒂芬金的書迷如此喜出望外,讚賞這部電影果然是忠實粉絲才能創造出來的佳作。

「27」是個有趣的數字,觀看原作小說時,我一直將這個詛咒的數字,認定為每個搖滾樂迷都知道的「27俱樂部」,因此這部電影在27年後才重新上映,當年飾演小男主角比爾的強納森布蘭戴斯,也很詭異的在27歲那一年抑鬱上吊自殺,該片飾演小丑潘尼懷斯的比爾斯卡加德,演出該角時也剛好27歲,這讓《牠》增添了更多神秘色彩,多年以來始終如一。

不過對我最為意外的部分,倒不是那些玄秘之說,反而是去除原本更多較為成人因素的小說內容之後,整部電影變得更為憂愁且寂寞,看7位主角站在一起圍成圈圈,Loser變成了Lover,站在碧綠草地之中,那一幕讓我深刻著迷,我們的青春,不也是這樣浪蕩,然後不知不覺就結束了。

他們的恐懼不會永遠消失,但只要活著,就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去對抗恐懼,比爾勇敢對布芙莉獻出了自己的吻,他知道童年的盡頭,就是初吻,就是愛情。

輸家有了愛,即使輸了人生,也成就了青春。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