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聖約.jpg

法國哲學家傅珂曾這麼說:「人只是沙灘上的面具,海水一過,只能成為虛無。」而異形的世界也是這樣。

如果《普羅米修斯》開場便用遼闊的山景以及一望無涯的蒼茫海洋為主,帶出高大的造物主族群「工程師」,「工程師」在科技以及體能方面都無所不能,能夠領導整顆星球,卻又被自己創造出來的事物所毀滅。人類並不偉大,對比整個宇宙,出生與死亡,一點也不重要。

「你想殺死你的父母嗎?」
「誰不想呢?」

在《普羅米修斯》裡面,人造人大衛(麥可法斯賓達 飾演)是這樣說的。

到了《異形:聖約》,繼續貫徹前作的荒涼感,更像是《異形》原系列一開始的樣貌,偌大的星球是殺人密室,異形從未想過取代人類,只是為了繁衍生存。

那麼在「異形」之上,是否可能還有其他人?大衛是人造人,是被創造的生物,也可以被毀滅,對於製造他的人類來說,他初始便提出質疑,人類製造我,那誰製造人類,這是個大哉問,若不斷回溯,生命最原始的起點在哪裡?如果無從得知,我們又為何要感謝我們的造物主,他們不是一樣也為了生存,才會製造出我們嗎?

「異形」是誰塑造的,誰又有資格成為造物主,在電視劇裡,韓博士做出一個頭套,並聲稱「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但如果將這句話拿到異形的世界,又該如何定義誰是一般人,是工程師,是人類,還是異形?

開頭透過兩個生化人大衛、瓦特的不斷反覆詰問,一切沒有答案,屠殺卻立刻開始。

《異形:聖約》十足回歸了《異形》電影的老套路,急於立功各有嫌隙的太空船船員們,發現未知訊號而前往探勘,異形不停寄生在人類身上展開無止盡的殺戮,最終鳴金收兵,在太空船上仍有一隻異形藏匿尾隨,最終女主角丹妮絲使計將異形轟出外太空,故事結束。

就像是當年的《異形》一樣,雷利史考特拍得更純粹了,不像《普羅米修斯》大量堆疊哲理以及存在思想論,《異形:聖約》清楚抓到一個脈絡,在開頭的45分鐘之後,充滿娛樂的追逐大場面便是老影迷的驚喜,也讓新影迷拍手叫好,雷利史考特則是透過這部電影跟觀眾說:「小夥子們,學著點,科幻恐怖片就是這樣拍的。」

導演雷利史考特一向喜歡提信仰,而信仰更是大過於宗教本身,從早期的《銀翼殺手》,一路到近代的《神鬼戰士》、《出埃及記:天地王者》,主角皆不斷乞求上蒼叩問,苦難何時結束。

在《異形:聖約》中,嘴上掛著信仰的,卻是不斷猜忌,困惑自己也困惑他人的代理艦長Oram(比利庫達普 飾演),我們從不知道他的信仰是不是空談,僅知道他必然有個悲慘的死亡結局。

女主角丹妮絲(凱薩琳華特斯頓 飾演)的信仰則是愛,但是愛是會被瓦解的,所愛之人離開,她如何重新找到信仰,才是整部電影的重點。

1979的《異形》完全走在時代的尖端,並引領後近代40年的科幻恐怖片風格,確實功不可沒,而《異形:聖約》則是老爺爺雷利史考特的誠意之作,他一樣認真,在電影裡面擺入華格納的交響樂,擺入對於雪萊與拜倫之間的誤讀,甚至不忘擺入《異形》世界觀的首對同志伴侶,存在是無止盡的虛無,人類不斷在目的地與目的地之間游移,想證明自己的存在。

但是誰又能告訴我們,什麼才是存在?

「在太空中,沒人聽得到你尖叫。」1979年的《異形》如是說,連尖叫聲都聽不見了啊,這就是孤獨。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