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王者之劍.jpg

蓋瑞奇不停在改變,早從《兩根槍管》、《偷拐搶騙》那活力十足的運鏡動作,每個人都話中有話,各懷鬼胎,卻又像個小孩子一樣喜歡打鬧,明明是街頭的火拼血戰,卻像是捉迷藏遊戲一般,沒有人願意認真,你卻能夠從電影裡面察覺到這些男人們的真摯情感與悲傷,在進入無聊的生活之前,他們想要再玩一玩。

所以來到《亞瑟:王者之劍》,故事若是老,那我們就拍得年輕,故事若是緩慢,那我們就快一些。

電影開頭便不囉嗦,直接帶領觀眾進入一場中土史詩世界的鬥爭,魔法師、武士與王者,在精采的大戰之後,故事隨即讓亞瑟流落民間,去除掉原有的皇家貴族氣質,亞瑟王如今是地痞流氓,讓人想起早期蓋瑞奇電影的傑森史塔森、布萊德彼特,這些男人即使身懷絕技或是聰明絕頂,看似永遠長不大,卻又能夠在危急處成為扭轉一切的關鍵,成為真正的英雄。

這裡面也有為了想要慷慨就義,開玩笑說著「我怕黑,我不想躲起來」的戰士,也有被告知任務取消的神射手比爾,突然又忍不住技癢殺害惡徒,再加上油腔滑調,但遇到危險時卻又能夠出面扛下責任的亞瑟王,他有著精壯好看的肌肉,滿面鬍鬚,說話時總帶著嘲諷,但也是個聰明的戰術家。

From Nothing Comes a King,於是這是一個關於「Nothing」的故事,這也是蓋瑞奇想拍出來的感覺。

假如福爾摩斯、美國中情局探員都是女人緣極佳的傳統英雄,但都最心繫於身邊的好夥伴,這樣充滿Bromance的喜劇況味,添入《亞瑟:王者之劍》的傳奇,增添了史詩質感,去掉了蘭斯洛特、加拉哈德以及梅林等眾多追隨者,亞瑟還不是王,但他天生就是傳奇。

《亞瑟:王者之劍》結合大量蓋瑞奇電影的印記,像是蘇格蘭弦樂、現代搖滾、快速蒙太奇剪接以及尖酸刻薄的對白,讓這個古老的故事充滿活力,亞瑟王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完美英雄,更是在我們身邊的街頭痞男,我們一路看他拿著梅林魔法師所鑄造的劍,一路披荊斬棘,面對各種怪物,也能游刃有餘,他更化身為巨蛇,才能夠對抗擁有魔法的強敵。《亞瑟:王者之劍》需要蓋瑞奇的加持,讓這個枯燥的故事充滿顛覆,視覺體驗也是蓋瑞奇執導電影以來最好的一部。

誰說偷拐搶騙就不能當國王,亞瑟王的故事當中,「蟒蛇」在他晚年是相當重要的象徵,也是他展開多場大戰的關鍵,但電影卻將「蟒蛇」提領到年輕時代,十足就像蓋瑞奇風格那般快轉、倒敘以及插敘等多元化的爽快風格,讓《亞瑟:王者之劍》有如煙花一般綻放出迷人的神采。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