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絕命鎮.jpg

《逃出絕命鎮》無疑用黑色幽默構築出恐怖美學的驚喜,你能從片中一窺許多趣味點,一如對於《鬼店》等經典恐怖片的致敬,更套入《誰來晚餐》的喜劇調性,裡面的人透過催眠來毀壞黑人的身體及心智,在笑鬧之餘卻又讓人驚愕,這樣極致的荒謬,令人背脊發涼。

導演是《阿奇與阿皮》搞笑二人組當中的一員喬登皮爾(Jordan Peele),是美國當紅的脫口秀喜劇演員,他始終妙語如珠,可以將黑白種族之間的紛爭用幽默感來做諷刺,而《逃出絕命鎮》在這樣一部恐怖片的框架內,卻非常巧妙,反映美國當下的種族紛爭困境。 導演是《阿奇與阿皮》搞笑二人組當中的一員喬登皮爾(Jordan Peele),是美國當紅的脫口秀喜劇演員,他始終妙語如珠,可以將黑白種族之間的紛爭用幽默感來做諷刺,而《逃出絕命鎮》在這樣一部恐怖片的框架內,卻非常巧妙,反映美國當下的種族紛爭困境。 

其實《逃出絕命鎮》是那種聰明過頭的電影,讓人看得非常愉快,卻也覺得喬登皮爾在其中放了太多東西,讓人回想會突然感到驚訝,原來導演早有佈局,例如其中當克里斯首度來到白人女友的家,他看到電影裡面的僕役及園丁都是黑人,顯得很不自在,而女友的老爸見到這一幕之後,則跟他說:「他們原本是來照顧我的父母親,但我無法忍受他們離開,所以把他們留了下來。」這句話其實用了兩個「他們」,真正被留下來,繼續活著,然後大腦被移植到黑人僕役及園丁裡面的,其實是他的父母親。而真正離開這個人世的,則是僕役與園丁。

《逃出絕命鎮》絕大部分都以這樣的方式呈現,驚喜連連,也非常好笑。

擁有白人的頭腦與黑人的體格?這在《逃出絕命鎮》裡面的故事,可說是一個非常巧妙的設計布局。也因此,《逃出絕命鎮》當中的黑人主角們,頓時顯得孤立無援,完全無處可去,看到同樣身為黑人的夥伴,便上前打招呼直呼兄弟,卻被對方漠視。 

而當今的美國社會,是否就是這樣子? 

《逃出絕命鎮》很巧妙,運用一個恐怖片的框架,讓整個美國社會的種族紛擾爭議呈現,是黑色喜劇,也是恐怖片。當黑人們發現自己被白人完全掌控住,只能成為玩物,該如何逃脫而出。 結合當下川普當選,讓《逃出絕命鎮》成為一部反映國家現況的諷刺寓言,還用恐怖片形式來呈現,最終的大開殺戒反擊,讓種族議題到頭來還是只能夠以暴制暴,就像當年的南北戰爭一樣,層層寓意的堆疊,非常直率不囉嗦。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