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jpg

老攻殼迷總是一看到片名就有所感慨,Ghost In The Shell,在軀殼裡面的靈魂,靈魂據傳僅有21公克,卻是一個人的所有。

無論是士郎正宗的漫畫版,或是押井守刻意悲觀的動畫電影版,都讓《攻殼機動隊》洞視未來科技的種種發展,生化人、機器人以及人類,到底誰才應該存在於這世界上。押井守沒有給出答案,但他讓公安九課充滿一種悲悽憂涼的人味,草薙素子對自我感到質疑,巴特默默在旁守護,荒卷靠著運籌帷幄的能力擺平所有事,再加上一干出色的配角,《攻殼機動隊》要人不愛也難。

對自我質疑,對自己的身軀感到質疑,同時也對永恆感到質疑。《攻殼機動隊》講述的是電腦程式或是生化人有自我意識,會發展成什麼樣子,人類真的可以取代上帝,成為生命的造物者嗎?

不過來到真人電影版,卻是另一個面貌。

我無意否定好萊塢電影版《攻殼機動隊》的改編色彩,事實上電影版《攻殼機動隊》明顯看得出下足苦心,並且改成現代一般娛樂觀眾也會喜歡的版本,光是看到幾個經典畫面重現,諸如藝妓蜘蛛、水上戰鬥以及從大樓一躍而下的高空視角,甚至連草薙素子住過的公寓大樓Avalon都重現,像是一次漂亮的組合,讓動畫版、TV版以及漫畫版都能鎔鑄其中。一如宮崎駿有久石讓,押井守則有川井憲次,配樂自然是電影版《攻殼機動隊》不可或缺的經典元素,因而只要聽到傀儡謠等多首經典配樂,那就很足夠了。

巴特的電子眼以及「少校」為何是由白人演出這兩個部分應該算是電影改編的算很巧妙的地方,但除此之外,當年的《攻殼機動隊》給人一種公安九課的眾多成員都很有戲,即便是戲分少的石川、帕茲以及博馬也都有很鮮明的個性,但來到電影版,基本上公安九課就只剩下草薙、巴特以及荒卷了。荒卷的政治手腕強、老奸巨猾在片中單純倚賴於北野武的氣場,不算有發揮,但那句經典的「別找兔子來殺狐狸」還是很帥。巴特的電子眼沒有太大發揮,不過他那種默默守候著草薙的演出,與原作幾乎成一致。

即便我了解《攻殼機動隊》套用著原版作品的殼,裡面藏存的部分則是好萊塢制式警匪片的模式,一如《機器戰警》、《重裝任務》那樣,出生入死的驍勇女戰士發現製造自己的公司才是罪魁禍首,為了復仇,也為了正義,所以要對方付出代價。

取而代之的是讓原作中幾個精彩的角色,包括身為「個別的十一人」當中的暗殺專家九世英雄,私底下其實是草薙素子的青梅竹馬;擁有可以竄改他人記憶的神祕強大駭客傀儡師;性質相似但其實有一張「笑臉」面具的笑面男,全部被綜合成為九世英雄,可惜融合方式又不太好,十足浪費了這個反派。

《攻殼機動隊》在細節上下足苦心,不僅是對女主角的名字縮寫直接呼應草薙素子,更大量運用全息投影,完整打造出我心目中的「新港市」樣貌,很是精彩,那種敘述未來的頹靡感,在悲傷中渴望獲得永生,卻又對永恆感到質疑,電影大量運用哲理性台詞,當然不若於原作來得豐盈飽滿,但已經是個很好的入門作品。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