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家路.jpg

家是最遠也最近的地方,如果想要回到家,重要的還是必須倚賴回憶來做支撐。而《漫漫回家路》以一則看似「回家」作為主軸的電影,從前而後分割成兩半,前半以印度小男孩薩魯(桑尼帕瓦 飾演)的顛沛流離為主,後半則以在澳洲過著安逸生活的薩魯(戴夫帕托 飾演),再度勾露起家鄉的記憶,決心要憑藉微薄的記憶,只為了回到那個可能早已不再的夢中家鄉。

《漫漫回家路》是溫情電影,當然也是政治電影,印度與澳洲同樣被英國殖民過,英國國徽喜歡以「獅子」作為標誌,這部電影也有大量的英國電影資金。英國這隻「獅子」隨著經年累月的折磨,已經失去了獸性,在荒野中尋找生存的答案,時常放逐於自己獨立於世界之外,也依舊沒有答案。

這隻獅子就是薩魯,薩魯在那個失落的夜晚裡面,被迫一夜長大,他在一間杳無人煙的車站,等不到哥哥古杜的到來,哥哥去哪裡了?他是否一直等著我?

薩魯是一隻征戰於外的雄獅,但回過頭來,他耗盡心思,只為了一個記憶中的原鄉,那個他曾經不斷奔跑,也想要回到的地方。

那個地方叫做家。

薩魯的工作是飯店管理業,熟悉Google Earth用法,他用盡一切方法要找回家,但電影之所以那麼好看,當然戴夫帕托從影以來最具靈魂爆發力的演出是首要條件,但絕非重點。

重點是前半段,桑尼帕瓦。

從2000人當中試鏡脫穎而出的桑尼帕瓦,比起當年《貧民百萬富翁》的幾個印度小孩們還要傑出,圓睜著一雙靈動的大眼,見證著印度底層社會的不公,為了生活,需要不斷拚搏,才能夠擁有活著的要件。

他不停在各個火車車廂裡面奔跑,來到孤兒院,看著被虐待的兒童們,看著那些悲劇發生。

「這裡很恐怖。」

「能逃出去嗎?」

「逃出去之後你想做什麼?」

「我想買一隻手錶。」

《漫漫回家路》用一段「獅子」的成長經歷,呈現出美麗的誤讀,從不畏任何艱辛的跌跌撞撞,終於長大成為雄獅,卻還是渴望著路過那座水塔,蜿蜒過那些泥沙紛飛的巷弄,抵達回家,見證母親微笑的那一刻。

當然薩魯也記得哥哥古杜的活潑慈愛,他將自己投射為哥哥,努力照顧學力發展受阻的弟弟,摯愛之人離開了,我只好活成他的樣貌。

戴夫帕托的表現非常好,更勝《貧民百萬富翁》,但他確實是男主角,不是男配角,而妮可基嫚表現很好,但沒有超過預設想像,魯妮瑪拉與大衛溫漢就單純是劇情性需要的角色,有發揮空間但不大。

但其實《漫漫回家路》還是很好看的,一種對於原鄉的渴望追求,我們可視為是一種英國魂在印度、澳洲身上的延伸,薩魯是一隻充滿鄉愁的雄獅,他總記得在最初的那個時間點,跑上火車頂,那是回憶的交界點。

那是他終其一生尋找的家,在心裡,那是愛。

來我的粉絲團大平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