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渡人.jpg

「08年7月29日,你穿著藍色連衣裙,扎著馬尾辮,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妳的樣子,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提款卡的密碼就是這個。」

當年《重慶森林》的663以及223何志武後來如果認識,還合開了一間酒吧,悼念他們失去的愛情,會是什麼樣子?也許就會變成這部電影。多年以來一直喜歡王家衛的電影,何志武吃著過期的鳳梨罐頭,周慕雲總低蹙著眉眼等著蘇麗珍的出現,他們仍糾結在愛情裡面嗎?

他們後來成為了陳末(梁朝偉 飾演)與管春(金城武 飾演)。

《擺渡人》的導演不是王家衛,卻填充進許多90年代的輝煌過往,你能在電影裡面聽見《灌籃高手》主題曲、台語歌曲一如〈重出江湖〉、〈愛拚才會贏〉、〈海波浪〉與〈愛情限時批〉、能看到《格鬥天王97》大型機台,能對照眾多經典港片的致敬影子。

像是《東成西就》的香腸嘴、《阿飛正傳》的追女妙招(但從一分鐘進化成五分鐘)、《重慶森林》的0.01公分、《古惑仔》系列的山雞、洪興十三妹等讓人難以忘懷的精華橋段,就這樣巧妙嵌接在《擺渡人》裡頭。

那麼誰是《擺渡人》?

以前在豆瓣看過一句感觸很深的影評,論及王家衛電影,有個網友曾說:「小時候總以為我看不懂王家衛的電影,長大之後才發現,我當年看不懂的,其實是愛情。」王家衛的愛情電影金句連連,卻又感慨萬千,他的故事裡面總是喜歡有那麼多的遺憾,然而促成了美麗。

王家衛的電影就像是我們這麼多年以來的擺渡人,如我這輩從小就著迷於王家衛電影的影迷來說,在那些纏綿的愛戀裡,我們往往能找到答案。

「擺渡人」渡人上岸到幸福彼端,找回最初原本的自己,重要的是感同身受、吃得了苦,但這兩個要件算是簡單,最難的部分反而是小玉(楊穎 飾演)在片中所說的:「我知道我不是他的明天,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他送到彼岸。」

把他送到彼岸,看著他幸福,這就是擺渡人最大的幸福,雖然心碎了,也要自己補起來。

擺渡人酒吧不是充滿悲傷離別的金雀餐廳,金雀餐廳是屬於過往的60年代,讓《花樣年華》、《2046》的周慕雲與蘇麗珍永遠深陷其中。擺渡人酒吧則是帶你走向未來,縮短痛苦的過程。

《擺渡人》說一輩子太短,又說十年太長,十年成為了一個時間單位,讓故事裡面的3條主線,各自困在自己的愛情故事裡,這十年以來,我們分別經歷了「我來了」、「我累了」、「我好了」以及「我走了」,誰若是愛過,誰就真正能體會到這部電影所為你帶來的感動,並肩而行的戀人,只需金風玉露,勝卻人間無數。

從小而觀之,《擺渡人》像是一個小影迷,想要討好過度悲傷的王家衛,讓所有失戀都有了保存期限,累了,好了,所以就能走了。

但將範圍放大來看,《擺渡人》卻又像是對於一個年代的緬懷,我們沉迷於愛情與青春,正如我們喜歡當初那個奮不顧身的自己。當陳末最後走出大門,像是對觀眾說:「我是個沒有明天的人,所以希望為你們帶來每一個明天。」我想,陳末確實做到了。

有一個人曾這樣說過:「沒本事談感情的人,最是深情。」但這樣的深情卻也令人感動,不是嗎?

最後想起了一個張嘉佳曾在微博上分享的故事,他是這樣說的,「九月,朋友飛到香港,坐在機房,看完了《擺渡人》粗剪。她笑得很開心,手邊的可樂都忘記喝,前仰後合拍桌子。

我遞零食給她,她頭也不回,推開我,傻笑:太好玩了別吵我!

我關上門,在陽台喝酒,樓下小朋友們追逐打鬧。一個多小時過去,我在玻璃窗外,看到她哭了。

她獃獃坐著,獃獃望著屏幕,一動不動,眼淚嘩啦啦下來。」

後來有一次訪談,張嘉佳說,這個朋友就是現實生活中的小玉。我看著電腦螢幕,搖了搖頭,我不認同,我覺得那應該是我,應該是我們。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