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順風.jpg

鍾孟宏導演是喜歡符號化的導演,很容易在他的電影裡面找到任何對號入座的表徵,當然《一路順風》也是這樣。

看怪誕又奇幻的《停車》時我想到馬丁史柯西斯的《下班後》,看《第四張畫》裡面的那種秘密的男性友誼時我又想到路易馬盧的《童年再見》,《失魂》則以大量「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來拍攝極致殘忍的山林食物鏈。

而《一路順風》之所以有趣,則是因為鍾孟宏這回以談笑風生的方式來做出描繪,計程車司機老許(許冠文 飾演)喜歡找人攀談,只要一談到錢,他就開心,但他也常常在言語之間表露傷痕。

老許說:「我二十幾年前從香港來到台灣,因為香港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

為什麼是二十幾年前,若我們稍微推算,則思考那段期間將近於香港回歸的九七大限,人人自危,擔心回歸中國之後再也沒有好日子,能移民的就移民,趕快到其他地方,重新過個好日子。

老許也說:「其實這個香港啊,跟台灣的環境是很像的。」敘述的是一種困境,這是鍾孟宏導演迄今在所有電影中的核心理念,也就在於身為男性的焦慮,《第四張畫》的小男孩喜歡畫成年男性的生殖器,在於他想成為大人,但成為大人有什麼好?在電影裡,這些男性成年人多半沒有生活的自主權,在社會上也備受鄙視。

老許與納豆,兩個人都是這社會上的loser,他們從清晨出發,開始這一段公路旅程,他們的路越走越暗,來到了深夜,他們也開始在這趟越來越危險的旅程交心,老許被妻子一家人欺負,拚了命工作,卻連個小籠包都吃不到。納豆在電影中的父親早逝,外型長得又高又帥,與他形成強烈對比,雖然電影裡面從未提及為何他甘願做個黑道小弟,但我們會不由自主做聯想,會不會是因為他在原生家庭裡面也不受尊重?

被家人所遺棄的中年男性,這在《停車》、《第四張畫》、《失魂》裡面都出現過,但不一樣的是,這一回鍾孟宏導演卻給了他們一個浪漫的結局。

當故事的最後,黑幫老大一行人因故起了內鬨,甚至各自死亡,而納豆在取走白粉、金錢時決定反抗那些不可逆的事物,他帶來小籠包,帶來早餐,也付了計程車費用的尾款,甚至我們仔細注意看,他的腳傷似乎也好了不少。

黑夜再怎麼暗,但最後一刻總會亮的。鍾孟宏透過兩個社會底層人物的幽默互動,卻形塑出無限的可能性,這是鍾孟宏最溫柔的作品了,很是好看,許冠文與納豆都演得很好,但我忍不住想講,我覺得納豆應該也算是男主角吧。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