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速列車.jpg

《屍速列車》是一場修補/毀壞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現代啟示錄,從第九節車廂至第十五節車廂,是社會階級與人性拉扯的清明上河圖,也是重新找回父權,建構起母性的溫柔面貌。

兩位父親,一個是基金經理錫宇(孔侑 飾演),另一個則是外型粗獷實則溫柔的摔角選手尹相華(馬東錫 飾演),各自有各自的父親位置,他們守護著他們所愛的人,即便他們無法完成這趟生死存亡的旅程,他們的妻子及女兒卻可以因為他們的犧牲而存活下來。

《屍速列車》的失速是列車速度,當然也是人性,你可以置身事外看待這一切,但當危機來臨,你是否能夠成為唯一的善,還是像營運長容錫一樣可以犧牲許多身旁的人,只為了能夠回家?

這彷彿沒有答案。電影告知的是死亡之前,我們會展現出多少人性,錫宇的母親在準備變換活屍之前,透過電話痛罵了不理孫女的媳婦是婊子;犧牲許多人的容錫在死之前,則無助對著男主角說,帶我回家,我媽媽在等我,我住在釜山區,讓我們也知道,他不過也只是渴望著回家的人而已。

我想要回家,我要回家。當父親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逐一退場之後,尹相華終於不懶惰為女兒取名,錫宇則想起第一次擁抱女兒的幸福感,無論如何,他們總算完成了自己最偉大的使命,也就是傳承。

而當秀安與孕婦辰京走入隧道,世界在無止盡的死亡中終結,隔絕了另一個殘酷的時空,想起《桃花源記》所寫「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但那有光的世界,真的就是一切平安了嗎?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父親雖然不在了,但他留給我最棒的禮物,就是愛。秀安終於願意唱完那首未完的歌曲,那是獻給父親的,雖然他不在身旁,但我知道,他愛我。

所以就可以無所畏懼了,錫宇最後沒有傷痛,更沒有遺言,就只是教導著女兒怎麼活下去,在這殘忍的世界裡面,你要記住,我的愛可以帶妳去很遠的地方,到了那裡,妳就會長大。

錫宇在一開頭就對女兒秀安說過:「我會把妳帶去釜山的。」

父親沒有食言,他在女兒生日的這一天,送給她最棒的禮物,就是強大的愛意,讓秀安只要唱起歌,父親彷彿就在身邊。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一想到秀安要唱給爸爸聽的那首歌,爸爸永遠聽不到了 .....
    整個崩潰......淚
  • 真的,這部分非常感動啊

    白色豆腐蛋糕 於 2016/09/08 07:41 回覆

  • 徽鸞‧奧利妲
  • 關於這電影描繪人性部分,真的很寫實角色亦好立體。我認為人是不會變,而在天下太平的社會環境下,人可以隱藏本性,但在危急關頭往往就會將本性暴露。
    比起人性的反思,電影給我的感覺其實講述人類的共業及孳障。

    第十五號車廂的劇情,就正正體現了何為平庸之惡(指在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這種惡是不思考,不思考人,不思考社會。)
    第十五號車廂的人,盲目信任支持一個自私自行利的人作領袖,贊成不讓主角一行人進入。就是把個人完全同化於體制之中,服從體制的安排,默認體製本身隱含的不道德甚至反道德行為,或者說成為不道德體制的毫不質疑的實踐者,或者雖然良心不安但依然可以憑藉體制來給自己的他者化的冷漠行為提供非關道德問題的辯護,從而解除個人道德上的過錯。

    而結果當中有人為此失去一切,因而生起悔恨及憤世之心,而同歸於盡的手後報仇,然而他們的領袖是最快離棄他們。開門給喪屍進來的老婆婆有做錯有罪嗎?有罪亦做錯,她的冷漠是促成她姐姐失救亦害死將會人父的人。車廂的其他成客無辜嗎?不無辜,就算他們之罪正正就是平庸之惡。

    所以十五號車廂的災難正是共孳的呈現。

    最後,主角任職基金經理的父親角色,曼終都是難逃一死,其實也是贖罪的表示,因為他公司的基金有份資助生產喪屍病毒的公司,雖然不是他真接製造這病毒,但是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他而死,這正是指出幫財閥榨壓平民之罪。


    其實這電影是啟發自上年韓國發生的世越號沉船事件,對於不多看韓國片的我,的確拍得不錯,娛樂性豐富,緊張刺激,又發人深省。

  • 謝謝妳的回應,這幾天看妳的回應,覺得寫得非常好,對我而言,也會重新思考起第十五號車廂的種種狀況,其實對我而言,我覺得第十五號車廂那一段戲也是整部電影最高潮之處,幾乎分分秒秒都有轉折,很是精彩。

    非常喜歡妳的文字,有去妳的部落格看了一些文章,寫得很好,以後要常來哦

    白色豆腐蛋糕 於 2016/09/13 22: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