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97218_1143283412404911_8220296893730456650_n.jpg

我一直記得那段悠遠流長的歲月,青春在日夜裡淘洗淬煉,我們總在課桌椅上高談闊論,妳我之間總有夢想,只是在十七八歲的年紀還沒辦法實現。還是高中生,拿起吉他的日子少了,只要快樂超過一分一秒,就會有人前來催促,不要玩得太瘋,小心把自己的幸福未來給付諸東流。

從學校下課只是單純一個逗點,我們必須前往K書中心、補習班或是圖書館自習,打開厚重的書,心裡想著,為何這些文字拼湊起來,就是枯燥又無味的世界了呢?
 
那時候得知喜歡的女孩子也愛聽五月天的歌曲,幻想和她共用一只耳機,聆聽不同的心事,與我之間,總有一些距離,我與她之間,又遠又近,近的是五月天的歌曲,遠的則是我們的故事。
 
會這樣說,總有一些原由,我們會在回家的路上聽歌,最後一班公車,杳無人聲,我們看著窗外,想像著以後可能發生的未來。五月天的〈志明與春嬌〉唱著:「我甲妳相好就到這,妳對我已經無感覺。」
 
後來的我們,會怎麼樣呢?
 
我對她曾提出這個問題,但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往往只能揣測,無法定位可能性,只記得她曾這樣說過,我彈鋼琴的姿態很好看,我微微一笑回應,只希望能一直這樣彈下去。就像五月天在〈純真〉裡面所唱的一樣:「在無聲之中妳拉起我的手,我怎麼感覺整個黑夜在震動。」心裡偶爾又起波瀾,但不必多說。
 
落花風雨更傷春,只願惜取眼前人,我問她,以後要去念哪間學校,她沒想太多,聯考不就是這樣?分數到了,就去哪裡,除此之外,不用想太多。
 
到了一定的分數就能去一間大學,那我必須要與她聽過多少五月天的歌曲,才能夠一直陪著她呢?我這樣想著。

13592258_1137060023027250_2649372766070843533_n.jpg
 
時間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快,我們沒有太多的故事,到了新的環境,認識的人多了,生活變得豐富,漸漸地也不是那麼習慣彼此的聯絡,偶爾一句探聽,最近好嗎?昔日的怯嚅語氣,到了現今,變得可以如此坦然,有了新的伴侶嗎?過得還幸福吧?
 
語言在緊要關頭總是拮据,以為能說的,還是沒有問太多,應該是怕若有新的曖昧,那我們這一首歌就無法結尾了吧,不如改問,還有聽五月天的歌曲嗎?還有去演唱會嗎?
 
事實上我總是沒對她說過,每一回去五月天的演唱會,總是〈溫柔〉或是〈突然好想妳〉,我會突然想到,會不會在這數萬人的場地裡,有一個人跟我一樣,想著某人,當妳與我在五月天的歌聲裡面,妳想著我,我想著妳,這樣就足夠了。
 
後來的我們,就這樣了,不完美,不遺憾,但至少有一份甜美的回憶,足夠我此生不停的流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