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弄咖啡館.jpg

《六弄咖啡館》將原作小說的「誤讀」發揮到極致,如果我是他,如果他是我,這世界又會怎麼樣呢?但這一切卻像葛拉罕葛林的小說《布萊登棒棒糖》所說的那句名言一樣,「人是不會改變的,因為這就是人性。」,所有的歧路,不一定是花園。

貝瑞約克魯有一本小說名為《戴爸爸的頭》,承繼他人的生活,你的青春到此為止,而我想完成你的願望,談一場有結局的愛情,開一間夢想中的咖啡店,再貫徹那句「我與你同在」。

那麼生活該怎麼繼續呢?阿智跟小綠說:「我在這裡,我會等你回來。」

在性激素蓬勃的年代,那些不堪入目的淫穢黃腔曾在我們的腦海裡面氾濫,阿智跟梁小姐說了浪漫收尾的故事,煙火綻放,別離從此成為一種美。

【六弄咖啡館】的命題是遺憾,這段青春不算美麗,加諸了太多枷鎖,但值得注意的是片中對於男性情誼的描繪,每個男人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好友,失戀時會嗆你,酒喝得比你還兇,可以跟你互嗆黃腔,吵架完後一句「幹」就能恢復昔日情誼。

然而電影裡面的青春之所以不一樣,便是在於那種描繪戀情的負面情緒,村上春樹說:「世界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嗎?我相信有,你也最好相信。」這種樂觀源自於悲觀,也像這部電影裡面所講的。

阿智沒有說,小綠沒有回來,但是他決心活了兩個人的身分,故事未完,但是有人會以一杯不那麼甜的咖啡等你。而青春是一種遺憾的等價交換,是退潮的礁石,是沙灘上兩行足跡,是我永遠想你。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做好做滿吧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