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爾之子.jpg

【索爾之子】光是從第一幕的長鏡頭剪接就迷人,我們隨著索爾的後腦勺一同行走,看著他背後的「X」如此明顯,看著他在集中營裡面面無神色的將自己的猶太人同胞關進毒氣室,然而冷漠地看他們死亡之後又將他們丟入焚化爐,看似又是平常的殘酷一天,卻有了不一樣,他必然需要一場葬禮來做為救贖,雖然文化已死,但他想要保留下最後一點點的可能性,證明我們雖然身處於殘暴變態的納粹地獄,但我們還是人。

索爾看見的是小男孩,他想求生,即使面對再次的虐殺也不怕,他看見的也是假冒的拉比,就算只是為了自己也要獲得生命的延長。那是恐懼,但伴隨著恐懼的卻是真實,我們突然會記起來,應該還是要有人性。小男孩的屍體成為索爾生存的唯一依據,那是必須讓他依照猶太習俗下葬的唯一理由,這途中他甚至不惜將猶太人同胞們的革命逃難就擱置一邊,重點依舊是這場葬禮,看似荒謬,卻真的可悲。呼應那一句「你為何要因為一個死人犧牲這麼多活人?」索爾則對答:「我們早就死了。」

沒錯,身處在地獄之中,有誰真的活著呢?索爾看見的是小男孩,也不惜耗費心力來與他攀親帶故,讓這場葬禮可以成真,但到底是為何,為了什麼理由讓這個清潔工可以如此賣命?其實我想到的是,Saul是索爾,同時也是以色列王國第一代掃羅王,盡其所能找到拉比(雖然是假的),但想守護子嗣,為其安得其所的用意相同。他更想守護的,其實是文化。

《索爾之子》是活在地獄裡的安蒂岡妮,皆為了一場隆重的下葬而換取「生」的永恆,安蒂岡妮想埋葬的是哥哥,她耗盡心力也要完成,索爾出身鄙陋,卻希望能為這個沒有名姓的小男孩一場正當的告別,既然沒辦法風光活著那至少要保留一場有尊嚴的葬禮。他成功了嗎?當假冒的拉比連一句猶太逝者禱文都念不好的狀態下,他絕望揹起小男孩的屍體繼續逃亡,隨著屍體的漂流而離去,索爾憤怒也憂鬱,他到頭來所奮鬥的,到底是什麼?

我原先也為此疑惑,但導演László Nemes很快便給了解答,當逃難的革命軍一行人躲進小木屋,準備暫時休息時,只有索爾看到一個搖頭晃腦的小男孩,緊接著小男孩的背後出現的是緊追在後的德軍,將他們全數殺光。但是索爾卻露出了微笑,像是面對文化種族的存續,有了自我的解答,也像是一場對種族屠殺無所適從的自我嘲諷,但無論如何,片中的兩個小男孩分別出現的橋段都是靈光乍現,讓故事更有其厚度。

鎔鑄希臘神話、以色列歷史以及戰亂紀實的傑作,再加上緊貼著索爾面部表情的緊繃劇情,十足考驗著男主角Géza Röhrig的精采演技,而初次執導電影的導演László Nemes表現甚佳,也難怪能獲得坎城大獎,更是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的大熱門,相當好看。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