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女孩.jpg

一直喜歡描繪歐陸風情的好萊塢電影,尤其是在古典風格濃烈的湯姆霍柏更是如此,【丹麥女孩】的故事簡單,講述的是性別,男與女之間,夫與妻之間,性別與性別之間。

格蕾達(艾莉西亞薇坎德 飾演)在性別裡是強勢者,面對愛情時主動,面對家庭時她也主動,就連性愛也是主導者,相較於我們溫婉的埃納爾(艾迪瑞德曼 飾演)而言,他個性不造作乾脆,在換上一身華服時有所眷戀,他又激起了內心裡的某些想法,是的,他想成為女人。

身體被錯置了靈魂,我們該怎麼做,用一生去說服自己嗎?

以女人之身開啟了一個吻,讓埃納爾興起了想要成為女人的慾望,他深愛著格蕾達,但格蕾達對他而言更像是一個精神上的投射,美麗、堅毅且充滿才華,剛登場時就抽起菸斗坐姿橫跨,是個極為男性化的漂亮女人,他們如此互補,卻是因為其他原因。

埃納爾的性別認同並非錯亂,相反地,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雖然我總覺得拍過【魔鬼聯隊】、【王者之聲】的湯姆霍柏這一回在細節上太過於清淡化,而採用讓演員們的表現去填補那些空白,所以埃納爾的自我認同是否早就開始?所以埃納爾與格蕾達的結合是否具備更多微言大義?這些部分反而沒被刻意突顯。

那麼被突顯而出的是什麼?【丹麥女孩】重要的還是情感,用古典且餘韻十足的氛圍簇擁男女主角的絕佳演出,他們無論身處於何處,那個地方都是他們的表演舞台,言不由衷的接吻、曖昧迷離的眼神以及抽動的嘴角,都一再給予最大空間讓【丹麥女孩】的通俗氣味更為迷人,但也有所侷限。

我比較感興趣的部分,其實是在於「生育」一事。

母親是孕育萬物的根源,男女主角的結合始終未能產子,埃納爾預備變性前被婦人詢問是否也想生育,但他們一直都沒有回答,藏著心裡的神祕,總在最後一刻才有機會解答。為何電影給了這麼大的一個篇幅給予「生育」呢?

是的,最終我才了解,這依舊是一個誕生的故事,他們讓莉莉來到這個世界,埃納爾的男性身軀離開,莉莉的靈魂終於找回她自己的身體,即便只有一天,她活著,她勇敢地證明自己是個美麗的女人。

雖然【丹麥女孩】終究是通俗的,我曾想像如果這樣的劇本在麥可漢內克或是湯瑪斯凡提柏格的鏡頭裡會是什麼樣子,可能會更曚曖且充滿個人標記,但是湯姆霍柏的通俗本領終究為這部電影下了註腳,在那寂冷飄美的哥本哈根裡面探掘出自己,我活著,我是丹麥女孩。

你好,我是莉莉。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