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獵人.jpg 

當格拉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飾演)在荒涼的教堂建物裡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向前擁抱時卻只是一棵樹,神就等於最為親愛的人,神也等於最為遙遠的距離。

以往必須要三四年才能釀成一部電影長片的阿利安卓岡札利圖,這一回在一年之內就拍攝完這部自編自導的【神鬼獵人】,在【鳥人】嘲諷所謂的人生與藝術公式之後,【神鬼獵人】的格局更大,故事主要角色不脫四五個人,最主要的情緒轉折也僅有李奧納多、湯姆哈迪以及威爾波特,但故事角色卻有眾多,大自然的草木及各種動物都是獨出風景,為這個殘酷的求生故事做了最襯職的配角。

這是【神鬼獵人】的主戰場,片長長達156分鐘,負傷累累的格拉斯要向費茲傑羅(湯姆哈迪 飾演)報仇,在這個彷彿被上帝遺棄的地方,他們只剩下彼此,只剩下那虛無卻又真實的憤怒充斥其中。

美國人與印地安人的爭鬥故事,早在【大地英豪】就有前例,在蠻荒地帶與彼此的對決,也是一冊血淋淋的美國開拓史,既講歷史又講宗教,這就是【神鬼獵人】藏在細節裡的珍貴之處,透過李奧奮力活著也要走過蠻荒邊界的體驗,讓人親臨了所謂真實的人性。

於是在電影裡面那些不可言說或鮮少敘述的瀆神意識,在費茲傑羅的身上被體現,他聲稱自己父親所見過的神只是松鼠,他並不相信一切,他更魯莽地相信自己就能夠改變所謂的人生,再加上他曾被凌虐割去頭皮,更有了這樣的體悟。

【神鬼獵人】的英文原名是Revenant,是謂亡魂,我本以為亡魂意指為傷痕累累瀕臨死亡也要復仇的格拉斯,後來發現亡魂更像是他在這段生命中最後旅程所見到的一切事物,同為波伊族卻被獵殺的妻子同族人,那揮之不去的亡妻亡子,他咬緊牙根忍著被撕裂的體膚與斷裂多根的骨頭也要捨命求之,是為了復仇嗎?或者,是為了看見這段開拓歷史最後的風景?

本來還以為【神鬼獵人】會讓我想到韋納荷索在【天譴】裡面那一種瘋狂荒誕,但更我想到泰倫斯馬立克在【窮山惡水】的反向之作,為了愛,為了恨,人的生存不就是為了這樣的一體兩面嗎?安東尼明格拉拍了那麼多年的精心之作【冷山】,也比不過【神鬼獵人】的婉嘆精煉。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與湯姆哈迪的表現都極好,各自交出了近年來最傑出的代表作,李奧洗盡鉛華不再蹙眉與緊皺著臉孔,他用了全身每一吋肌膚演出飢寒交迫也要千里復仇的孤獨父親,湯姆哈迪的霸道跋扈亦為本片之看頭,兩個男人在荒野之間的最後對決,無比孤獨,卻又充滿著生命的力量。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