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鯨傳奇:怒海之心.jpg 

《賈伯斯傳》曾有這麼一段敘述,提及賈伯斯最愛的文學名著主角分別是李爾王以及《白鯨記》的亞哈船長,旁人若問之,他從不回答,但這兩個人物的共同點是頑固,不與一般人妥協。

這是【白鯨傳奇:怒海之心】的核心要旨,不是在塵世之間,凡人與龐然怪物的差距,而是在於所謂的固執可以到什麼地步,所謂的擇善固執到了最後,便成了可貴的勇氣。

《白鯨記》那誓言要獵殺白鯨的亞哈船長,到了【白鯨傳奇:怒海之心】的原作則分別化身了不同的人,一個是背負家族使命的溫吞船長喬治波拉德,另一個則是生性暴躁的歐文契斯,他們不斷在船上展開爭鬥,在那無邊涯的洋流上漂流,為了獵捕鯨魚,更為那龐然怪物的恐怖而震驚。

文本的互異在《白鯨記》與【白鯨傳奇:怒海之心】的取衡之間有所趣味,原作的食人族王子Queequeg與Ishmael有著良好的友誼,主角Ishmael甚至曾說出:「寧願與一個清醒的食人族土著同床,也不要與一個酗酒的基督徒交往。」電影裡面沒有食人族的存在,卻以另一種特出的形象,有所突顯。

食人的,其實依舊善良。

話說回來,那麼【白鯨傳奇:怒海之心】要傳達的應該是那種原生的固執,為了家人,為了榮耀,當歐文契斯瀕臨死亡之際,他緩緩吟詠了一聲「父親」,渴望能被看見,害怕自己所遇到的境地,自己早就無法認清自己是誰。

或許只有神能看清,然而神真的是存在的嗎?近幾年作品越見沉穩的導演朗霍華,要拍的不是一則像是【阿波羅13號】的傳奇史詩,而是努力求生的芸芸眾生,歐文契斯與喬治波拉德的宿怨難解,卻在這場災難上達到一種莫名的平衡,在死亡之間,我們任何的情緒都微不足道。

甚至是在神之前也是一樣,當歐文契斯終於有辦法獵殺巨鯨,注視牠的眼神卻下不了手,在眼前的是誰?莫非是人類不可以觸碰的禁忌,而我們卻擇善固執去對抗?

朗霍華沒有給予任何答案,但他也不是旁觀者,他讓我們與這群獵鯨人們站在一起,親自看見他們的恐懼與憤怒,再讓他們面對無法承擔的痛苦,只求他們能夠活下來。

這也就是在電影最後的作者梅爾維爾,面對他所聽到的故事時表態他將做出適切改編,隱去了一些痛苦,但又更增添他們的勇氣。

在如此戲劇化的故事之前,我們到底選擇聽到什麼?

【白鯨傳奇:怒海之心】其實不算是朗霍華能夠傳世的經典作品,創新度與節奏都比不上他的【鬼影迷蹤】、【請問總統先生】或是【美麗境界】。雖然朗霍華不是梅爾維爾,這也不是他的《白鯨記》,但在演員不可思議的苦難奇觀以及視效上的經營,這確實是一場親臨大海的殘酷體驗,很值得一探究竟。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