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尋梅.jpg 

「如今自己繼續每日製造我熱熱鬧鬧的一生,但在美夢裡又渴望再做個簡簡單單的人。」---〈娃娃看天下〉

鄭秀文在爆紅之後的第三張粵語專輯《Never Too Late》的派台主打歌〈娃娃看天下〉意外在電影【踏血尋梅】裡面佔有非常重要的轉折處,渴望熱鬧的人生,但又想要做個簡單的人。我們都想要歡騰,我們怕孤獨,我們也都希望自己能夠不一樣。

要怎麼抵禦孤獨呢?【踏血尋梅】做為年輕導演翁子光的第三部作品,電影一直以來有著港片的體質,濃郁、燥熱且慾望四溢,承接於他早期的【明媚時光】、【微交少女】,少女嬌羞一如花蕊的身軀是電影核心,是慾望的起點也是終點。

真實案件原本就充滿爭議性,來自湖南的16歲少女隨著母姊一同到香港定居,卻成為一樁分屍慘案的主角,她美好的年華就這樣消逝,死亡太早到來,她就這樣與這世界離別。

原本是凶殘且恐怖的分屍案題材,到了翁子光手裡卻塑造成另一種風貌,【明媚時光】早就有臧sir這一角色,但當時是正義感十足卻總是與世界脫節的孤獨中學老師,熱愛卡夫卡,積極探究孤獨,最終卻以電單車意外而死亡。而到了【踏血尋梅】,臧sir卻有另一種風貌,他還是孤獨的人,但他發現了孤獨的丁子聰,他知道那種絕境,他恪守著那句「我不是要知道你為什麼殺人,我只想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臧sir看到的是寂寞的顏色。

丁子聰是寂寞的人,與其說他厭惡女性,我卻覺得剛好相反,他尊敬他所愛的每一個女人,他不敢冒犯,這是他小時候對於母親逝世的遺憾。他願意對慕蓉做牛做馬,用美工刀割除手掌以便幻想與女神性交卻遇月經的突發場面,展現得孤獨卻又詩意。他只見過王佳梅一面,卻因為王佳梅在網路上提及不想再當人,做愛時又拉著他的手要自戕,他能感知到這樣的孤獨,並且實現王佳梅的願望「不要再當人」。

王佳梅同樣擁有寂寞,她希望能被家人肯定,她的母親將她的耳環要回,她一怒之下丟進垃圾桶,對比她第一次援交之後所獲得的款項,第一時間就買副相同的耳環送給自己,沒有人懂得她的苦澀青春,她只想要有人愛。卻在遇上一個以為愛她的恩客手裡,再次斷送了這樣的夢想,她付出了所有,更讓人忍不住猜疑的地方是她可能知道他的肚子裡面有小生命,而她才16歲啊,就要忍受這世界對她的不堪。

臧sir在這世界上的唯一依靠是女兒,他得知王佳梅與父親之間的感情忍不住痛哭「我知道那種感覺」,臧sir所失去的一樣是親情,他為了工作失去所有。

都是孤獨的人。【踏血尋梅】讓三個孤獨的人聚集於此,電影灰暗且沉悶,除了中段的分屍戲碼之外,全片並沒有真正的高潮,只有一波又一波難受的情感衝突,讓人更得以知悉三位主要角色的內心,他們不是願意接受這樣的生活,但他們沒有辦法。

王佳梅以「非人」的樣貌離開世間,丁子聰為他所有深愛的女性完成願望卻一生深陷囹圄,正當我以為這樣悲慘的故事沒有任何救贖時,編導翁子光卻給了一個溫暖的結局。

【踏血尋梅】讓臧sir能夠破例參加女兒的生日宴會,他傳訊息給王佳梅的父親給予鼓勵,他參訪王佳梅的母親開心暢聊,他甚至願意與王佳梅的姊姊共同合照,讓他的照片不再只有他一人。

我想起的其實是刻意以諧音與之相對的歌詞〈踏雪尋梅〉,歌詞裡面寫著「雪霽天晴朗,蠟梅處處香」以及「塵世多風霜,蠟梅朵朵黃」回過頭來,那些原是塵埃的事物,都應有擦拭的機會,【踏血尋梅】在那麼繁綴的憂傷之下,還是綻放著梅花的芳香,不要孤獨,不要怕,在我們最失落的時候,還是要記得有愛人的能力。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