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遊戲:自由幻夢 終結戰.jpg 

不知不覺【飢餓遊戲】系列便已經來到完結篇,從初始的凱妮絲(珍妮佛勞倫斯 飾演)、比德(喬許哈契森 飾演)及蓋爾(連恩漢斯沃 飾演)這三人之間的生存遊戲當中,面對可怕卻又未知的施惠國總統,存在於原作裡面那種自然而然的悲劇性格,該怎麼拍得討喜?原作小說完結篇的《飢餓遊戲:自由幻夢》並不讓人喜歡,不但沒有極具娛樂性的飢餓遊戲,文戲又過多,結局也黑暗。

那麼【飢餓遊戲:自由幻夢 終結戰】在導演法蘭西斯勞倫斯的巧手之下,該怎樣重新捏塑,才能讓這個故事變得有趣?舉目皆是灰暗,這是【飢餓遊戲】系列電影的特色,我們必須在電影裡面正式經歷芬尼克、小櫻等角色的死亡,那些我們在小說裡面所不忍卒睹的畫面,如今真的要出現。那報復性質極重的飢餓遊戲終究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輝煌退場,佩勒與小說裡面一樣終究是最終的理性領導者,施惠國正在恢復和平的景況。

這樣讀起來的文本是有趣的,其實我總喜歡法蘭西斯勞倫斯的一點,便是他喜歡挑動小說讀者的感官情緒,自從在【飢餓遊戲:星火燎原】當中刻意增加讓史諾總統的孫女景仰凱尼斯的對比之後,這一集又刻意加入讓凱妮絲與妹妹小櫻獨舞的畫面,那樣的舞蹈像是訣別,也確實是訣別。

【飢餓遊戲】系列其實從來就不算是多麼經典的作品,自相殘殺的戲碼聯想到威廉高汀的《蒼蠅王》,死亡遊戲讓人想到史蒂芬金的《Running Man》,鎔鑄的部分是兩男一女之間的細膩情感,不乏出現像是「她最終會選擇她最不想失去的人」之類的饒口字句,但不得不說特別迷人。

所以到了【飢餓遊戲:自由幻夢 終結戰】那些被原作粉絲所詬病的情節,電影自是有一番巧手,我甚至覺得單就「改編」層面來做討論,不另行討論電影到底好看與否,那麼這部電影確實是高明的,法蘭西斯勞倫斯甚至將他在【我是傳奇】、【康斯坦丁:驅魔神探】當中最拿手的怪物入侵等招牌戲碼完全延續,拍得比原作小說還要刺激。

是的,這部電影比小說還要刺激許多。從凱妮絲所跟隨的游擊小隊當中,一開始傾盆而來的溶油、機關重重的都城以及變種的大舉入侵,都可說這系列電影最刺激的動作戲,比較起前幾集來說,中段戲就差不多是精華。至於結尾那一段,則要呼應革命,也要毀壞夢想,原來這一切終究是政治權謀。

新任總統柯茵的城府深沉讓她寧願犧牲凱妮絲的妹妹,也要讓凱妮絲徹底信服,她還要除去凱妮絲的影響力,不願讓她成為全民偶像,傳遞希望的學舌鳥。

茱莉安摩爾的詮釋極好,一點都不像她在若干爛片諸如【第七傳人】、【靈異拼圖】裡面那般不知所云的表演,而是讓她那種獨到且清澈的影后級表演佔據全場。讓她與權傾一時卻全面潰敗的史諾總統成為對比,兩種寡頭政治的獨裁者,都是一樣的腐敗。

但我很喜歡【飢餓遊戲】系列作結之後的馨暖橋段,近似完全雷同的對白,發生在隱居的比德、凱妮絲身上,凱妮絲仍有噩夢,在這部電影裡面,她就著暮色洋溢出幸福感,她願意靠她的溫柔度過這一切,不再有任何悲劇色彩,而這就是電影最終所希望寄予凱妮絲、比德的禮物,他們都失去了家人,但他們成為一家之主,願意與之相伴,哪怕一夜噩夢難眠。

電影確實比小說還好,只是可惜的是原作的骨架仍不夠完善,讓原本期待度更高的粉絲或許多少有些失望,但對我來說已經滿意,至少這個結局我很喜歡,讓我更能夠擁有能抵抗未來的勇氣。

最後獻上電影最後一段獨白

「為什麼我會做噩夢?為什麼那些噩夢從來不會真的消失? 我會告訴他們,我是如何捱過噩夢,存活下來的。我會告訴他們,在感覺很糟的早晨,任何事物都不能讓我快樂起來,因為我害怕讓我快樂的事物會被奪走。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早晨,我開始在腦子裡列清單,記下我見過的,人們做的每一件好事。這就像一個遊戲。」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