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孩子  

「有一天,你會長大,你會遇到很困難很危險的難題,那時候,你不要怕,你到山上去,山會保護你。」

【太陽的孩子】的片尾曲〈不要放棄〉緩緩響起,隨著小女孩不停奔跑,她跑向了祖靈的呼喚,對自身生命的啟迪,她迎向陽光,她是Nakaw。我感到了那種最純樸最在地的當地文化,對於花東地區的遙相呼喚,山與海,就是我們的家。

初始看完【太陽的孩子】時,那種溫暖像是陽光煦暖照射一般,輕輕地再次被喚醒,最原始的能量。改了漢名林秀玲的Panay(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飾演),在城市困頓緊繃的生活之後再次回到花蓮家鄉,獨自撫養兩個小孩及老父的她,被問及是否要回到台北,她感性回應:「我的家在這裡,需要我的人都在這裡。」然後開始復育梯田,她曾經被城市所馴化,但過了這麼多年,她以堅強的母性告知我們,她要扛起部落的文化。

阿美族是母系社會,所以電影裡面的Nakaw與Panay都無比堅毅,她們總是扛起責任照顧男人,相對於徐詣帆所飾演的溫柔土地仲介劉聖雄(話說我覺得這是徐詣帆的最佳演出,勝過【賽德克巴萊】)或是小男孩,她們不畏任何外界的困難,只為了堅強。這也是一部關於回家的電影,Panay在人生最困惑的時光裡選擇回家,在此之前她連30秒的原住民專題都求助無門,只希望讓更多人聽到原住民的心聲,她們的舞蹈不是為了取悅漢人,她們的土地不是為了讓漢人蓋飯店,她們應該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山與海,都會保護我們的。

【太陽的孩子】選擇將批判降到最低,不用全知主觀的視角,而讓我們靜靜進入這個被祖靈庇護的聖地,微微地展現官僚體制、政商勾結等多方角度,但這裡的人生活愉快,當老太太對著部落裡的年輕警察哭喊:「你忘了部落了嗎?」年輕警察憂傷地將盾牌擺置一旁,完全說不出話來,那真的是最悲傷的畫面了,難道後代子孫們都忘了部落嗎?幸好沒有。

這依舊是一個回家的故事,Panay提及自己的名字是稻穗,她要守護這裡的土地,讓這裡長出滿滿的稻穗,結實滿滿的未來正在盛放,Panay終於成功。

有多久沒有回家了?隨著Panay忙碌卻幸福的笑容綻放,那也簡直可說是今年台灣電影最美的一幕,台灣有這樣的電影,真好。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