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救援  

「我是馬克瓦特尼,明顯地我還活著,驚訝吧。」

或是小說的體質原本就是這樣,【絕地救援】是一則真實卻又精彩的文本,這一回的太空人可不僅僅像是【阿波羅十三號】那樣嚴謹以待說著:「休士頓,我們有麻煩了。」而是對著官僚體制嘲諷罵髒話,這樣的不雅字詞,搭配熱鬧非凡的迪斯可音樂(雖然他很討厭),讓【絕地救援】從裡頭新潮到外,非常令人喜愛,而他也讓整個地球上的人都願意去拯救他,完全不會想到他們自己。

已經忘了雷利史考特的功力有多久?這人畢竟也是執導過【異形】、【銀翼殺手】以及【末路狂花】的天才導演啊,怎麼自從【神鬼戰士】、【火柴人】之後像是成為絕響,連重拾老本的【普羅米修斯】都故弄玄虛得過頭,倒不如回歸乾脆些的太空文本,一個身處在火星上的魯賓遜,他必須生存,要在火星異地裡面想盡辦法製造土壤、農作物以及水份,還要為自己打造能與地球聯繫的路,即便睽違八千萬公里。

即便是八千萬公里。就如片中角色米區(西恩賓 飾演)所說的一樣:「這已經不是拯救一個人的行動。」是的,這的確不是,無論是在太空,在地球或是在火星,每個人都影響著彼此,透過拯救馬克瓦特尼,他們得以發揮人道價值,更如同照妖鏡一般自我探索與救贖。

這樣費盡心思的救援行動可不比【搶救雷恩大兵】(還剛好都是拯救麥特戴蒙),畢竟馬克瓦特尼(麥特戴蒙 飾演)從裡到外都是個痞子,他不是【阿波羅十三號】的阿姆斯壯,也不是【地心引力】的蕾恩,他比較起來可能更像【虎豹小霸王】的日舞小子,厭惡多餘的規則體制,他只想到自己的夥伴與生存的方式,因為這一切才是距離他最近的物事。

【絕地救援】就是這樣從三方進行的故事,節奏張馳有度,火星上的孤獨男人聊以自嘲苦中作樂,太空搜救隊的五人小組費盡心思,地球上的科學家與政府官員一邊要忙碌官僚體制、外交斡旋以及媒體公關,讓電影回味八九零年代娛樂片那種微言大義的娛樂電影風格,不含糊,乾脆有力。

馬克瓦特尼在火星上可不孤獨,他有著指揮官露易絲所留下的迪斯可音樂(即便他恨透了),他可以一邊耐著低溫與核廢料一邊聽著Donna Summer的〈Hot Stuff〉,也能在電影劃下句點播送著Gloria Gaynor的〈I Will Survive〉,證明他真的生存下來了,生存不易,但還是要努力。

於是【絕地救援】的馬克瓦特尼,在這一部火星生存史上,則顯得特立獨行卻又詼諧幽默,想當初湯姆漢克還需要威爾森呢,馬克根本不用,只要讓他對著電腦螢幕胡言亂語就好,但就是這麼有趣,我們就是愛他的胡言亂語。

其他人不也這樣嗎?馬提奈茲(麥可潘納 飾演)能夠出更多的太空任務、露易絲(潔西卡雀絲坦 飾演)重拾自己的領導自信而且與男友感情甚篤、貝絲(凱特瑪拉 飾演)與貝克(賽巴斯汀史坦 飾演)結為連理擁有小孩、沃格則大享天倫之樂。

不只是他們,就連原本遠在地球的泰迪(傑夫丹尼爾 飾演)、文森(奇維多艾吉佛 飾演)以及安妮(克莉絲汀薇格 飾演)都準備執行下一次任務,有了馬克,讓他們的人生都不一樣。

看完這部電影的你,相信也會不一樣。

最後附上電影裡面沒出現,不過原作小說裡面最後出現的幽默自白。

「我想了一下,為了把我這條爛命救回來到底動員了多少人力,那數字龐大到讓我傻眼。我的組員每個人都犧牲了自己一年的時間,只為了回來接我。太空總署裡有無數的人日夜工作,想出探測車和接駁小組的改造計畫。然後,不但沒有放棄,他們還蓋了另一個探測儀,幫賀密斯號送補給品。中國國家航天局高層放棄他們計畫好幾年的任務,只為了提供美國太空總署一座火箭推進器。」

「我活下來的代價,一定超過好幾億美金。這一切只為了救援一個研究植物學的書呆子。何必這麼大費周章?」

「好吧,我大概知道答案是什麼。一部分可能是因為我代表的意義:進步、科學,和人類已經夢想好幾個世紀的跨星球未來。但說真的,他們這麼做,只是因為幫助他人是人類的天性,雖然有時候會有例外,但這是真的。」

「今天真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

恭喜你,馬克瓦特尼。

P.S.看完電影後左思右想,覺得主角馬克這個名字太可愛,名字可拆解而出Mar(火星),屢屢留下線索與地球人聯繫又讓人想起Leave your mark(留下標記),還真是藏在字裡行間的趣味。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