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迷宮:焦土試煉  

相對於原作小說而言,【移動迷宮:焦土試煉】的更動幅度極大,除了必然出現的布蘭妲之外,故事幾乎完全不一樣。原作小說像是【移動迷宮】的加強版,讓這群主角前往下一關卡進行嶄新的試驗,預習逃出生天;電影則有所更動讓主角群直接進入革命,並且以不一樣的方式取代,讓「領導」、「背叛者」以及「線索」逐一指陳,讓看過小說的讀者也能心領神會。

不過【移動迷宮:焦土試煉】的改編其來有自,讓主角群的特色更為突出明顯,他們原本都是生存於迷宮幽地的鬥士們,如今走出束縛,卻頓無所依,湯瑪士(狄倫歐布萊恩 飾演)被多次問及計畫時,一再表示「我不知道」,是的,他不知道,但對於這場不知道敵人是誰的革命當中,又有誰應該知道呢?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作為續集,便用這種的敘述進入核心,WICKED並不好,我們該如何與之革命?

WICKED是好的,因為那代表著或多或少的人類希望,但也是不好的,在此之前必須犧牲眾多人命,此等二元說法在電影裡面進行辯戰,艾娃佩琪(派翠西亞克拉森 飾演)頂著一頭綁起來的金髮,菁英階級的循循善誘,希冀這樣的革命可以終止;瑪莉(莉莉泰勒 飾演)卻又是另一種面貌,悲天憫人怕再有任何傷亡,但終究要面臨最後的悲劇。

兩個母親之間,男孩與女孩,該選誰?

這樣的答案還來不及丟出來,或者是說【移動迷宮:焦土試煉】是要讓觀眾也說出那一句「我不知道」,在未知的狀態之下,我們是否真的應該服膺這樣的反烏托邦主義?要乖,還是要叛逆,哪一種可以才有可能拯救地球?

電影沒說得太多,改以大量的角色介入敘述,無論是輕描淡寫或是根本沒提及的眾多角色,他們都具備功能性的在電影裡面擔綱不一樣的轉折角色,喬斯與布蘭妲出身莽原,右支的文斯、瑪莉更是一副波西米亞調調,要與主流區隔,而當食物、飲水以及各種物質條件都缺乏的狀況下,剩下最重要的,就是這群青少年的血液了。

無論是湯瑪士、民豪、紐特以及泰瑞莎之間,他們的血液是這世間的珍寶,擁有可以救贖致命病毒的關鍵,這也代表他們必須活著,必須睜著圓潤如幼鹿的雙眼,必須奔跑如羚羊來逃避許多危難,電影節奏紮實緊湊,不只是玩起首集的迷宮花招,這次無論是崩毀大樓的竄逃、限時逃脫WICKED基地以及首遇「狂客」的追逐戰橋段都拍得極好,反而最後一段掌握得不夠精確,沒有前幾段動作戲那樣精彩。

但無論如何,【移動迷宮:焦土試煉】還是頗富玩味的創作文本,湯瑪士在布蘭妲、泰瑞莎之間的三角戀情曖昧,則變成青少年初遇愛情的多重意味,湯瑪士為了受傷的布蘭妲四處奔跑,鏡頭卻轉向泰瑞莎失落的眼神;又或是湯瑪士與布蘭妲接吻,帶著幾分酒意之下卻對布蘭妲表示:「妳不是她(指泰瑞莎)。」讓這個男孩們的前期革命,帶有一絲感傷,身處在亂世之中,生存大不易,就連勇敢說出自己的愛戀都難啊。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想要看更多細節,請前往博客來買原作小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