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聶隱娘  

「一個人,沒有同類。」

不敢以「評論」二字忝其【刺客聶隱娘】,寫的仍是心得,總覺得侯孝賢這回在電影短短將近兩個小時以內,看的依舊是人生。

侯孝賢導演曾說自己喜歡武俠片,再搭配老搭檔朱天文,寫的是女人,拍的是女人,承襲的是淡薄卻誠懇的生命俯視。朱天文在〈世紀末的華麗〉那麼寫道:「她感覺一人站在那裡,俯瞰眾生,莽乾坤,鼎鼎百年景。」無論置身於樹林、草原以及宮殿之間,她是聶隱娘,以一己之力扭轉男性的生存世界,她是窈七,成長後更是聶隱娘。

朱天文寫過〈世紀末的華麗〉,描繪當代時更與侯孝賢合作過【好男好女】、【千禧曼波】,再來也寫了【最好的時光】,朱天文的女人印記透過侯孝賢的電影,有了不同的存在,卻又都像是同一種存在,在暗潮洶湧的情慾底下,更是看盡一種世代的虛華。

《聶隱娘》原作生成於中晚唐,節度使割地自決,盛世已過,田季安承襲其魏博節度使,有家庭,也有官職,但他卻對窈七將至的暗殺感到恐懼,他還與妻子拿出當初相識的一塊玦玉,然則舊情雖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難續,郎有誤讀,妹卻疑有情,兩相對照下仍然沒有個結果。於是那一句改自老子《道德經》的「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卻是改成了「劍道無親,不與聖人同憂。汝劍術已成,卻不能斬絕人倫之親。」老莊思想仍未入定,煩困的,始終是凡人之情。

身為最強的刺客,三兩招就分別擺平精精兒、道姑以及田季安,一身黑的她不用屈服於命運,卻讓自己成為眾多人的執念,聶隱娘不能是誰,她只能是她。但是故事又會怎麼詮釋呢?以女性為主的電影敘事,聶隱娘終究在新生兒的憐惜之前決定不殺,她成為了最強刺客,到頭來僅完成了開頭的任務。但這依舊代表著她的蛻變,荒然已過數千年,聶隱娘的故事續存,她在大唐皇朝裡終究注定要留下一段歷史,盛年不來,朝夕自有榮華。

這是【刺客聶隱娘】奠定經典的原因,這是老莊思想的延遞,是透過俠義精神引導於女性主義的啟迪,也是侯孝賢在經歷【最好的時光】回味創作生涯時之後的重新啟程,並在電影的最終尾段,聶隱娘與磨鏡少年的再次相會畫下句點,超脫於世俗,聶隱娘之所以為聶隱娘,之所以為俠女,確實有其不可抹滅的歷史地位。

P.S.在豆瓣網站看到的這篇【刺客聶隱娘】非常之棒,絕對勝過我的功力太多太多,值得一讀,歡迎前往閱讀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