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憶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我一向不願意多向朋友推薦恐怖片,主要是因為自己實在太難被嚇,也從不覺得【七夜怪談】、【咒怨】以及【鬼影】有辦法驚嚇到我,甚而是後來的【厲陰宅】、【陰兒房】也是如此,但還是十足想看【屍憶】,想知道台灣電影早在多年前有過多種類型恐怖片之後,此次再度復興,並以冥婚為主題,到底會是什麼樣的主題?

愛會傷人,更深層的愛其實比恨還要可怕,這便是【屍憶】的主題,以兩條看似不相干的路線相互影響,等待著在接近片尾時讓這兩條主線到達集合點,原先我還以為【屍憶】應該是像一般日式恐怖片那般,玩弄的是時間把戲,看似同一個場所的不同人,其實是同一群人,這讓我開始按圖索驥想要找出任何線索,但有趣的是故事比我想像中還要有趣,所謂的兩條線,因此集合的部分是因為「女鬼」。

女鬼為何而生?雖然故事早在開頭便明顯告知所謂的「冥婚」是悲劇,起自於父權社會的無奈,女人似乎只能以愛情及婚姻作為依託,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這讓【屍憶】的執念幻化成愛,並且超乎我的想像甚多。而後因為我對於恐怖片的嚇人技巧,雖不敢說完全嫻熟,但也至少了解一二,由嚴正嵐飾演的茵茵是故事主線,由她幾乎牽引所有的恐怖段落,暗夜裡的女鬼來襲,這其中包括床底下、衣櫥、游泳池以及教室課桌椅,都讓人充滿恐怖慾望的遐想,下一秒,鬼會從哪裡來?

雖然在恐怖段落裡面,絕大部分都讓人早有印象,但只有一段除外,這部分容後再談,不過【屍憶】的節奏快捷,倒是讓這個看似混合品種的新型態恐怖鬼片有了娛樂性極高的風貌,這是【屍憶】之所以迷人的原因,看起來很老套,卻不那麼老套,而這其中表現最好的角色莫過於謝欣穎,她出道以來最擅長的偏執與神經質演出,完全為這部電影加分,外型亮眼的吳慷仁與嚴正嵐則比較像是被嚇的受體,主要展示片中的恐懼奇技,這樣就可。

那麼我所要稱許的部分,便是走出日式風格的一個最精采段落,便是「冥婚」。電影裡面中後段所登場的「冥婚」橋段,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讓我想到現在的農曆七月,俗稱鬼月,卻在鬼月裡面硬生生插了一個七夕情人節,明明是鬼魂出沒的月慶,卻要讓情人們幽會,也是一種混搭風格,然而冥婚不也如此?在喜慶與喪儀之間,淒美卻又駭人。「冥婚」這一段重現民國十九年的風格,故事回到當年,那像是刑場一般的高緊繃感,看起來卻是喜慶婚宴,兩人的交杯酒更可說是這段戲的高潮。

屏除冥婚橋段之外,電影裡面的音效、攝影做得極好,我相信必然是日本恐怖片大師一瀨隆重的經驗傳承,再加上這部電影的音效有專人指導,也難怪可以讓同類型影片粉絲那麼投入。

冥婚的重要性是什麼?其實謝欣穎在片中所說的那句「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所說的便是如此,愛到了極點,便是恐怖了,甚至比恨的極端還要可怕,女鬼穿越數世也要繼續完成婚姻,完成「永遠在一起」的誓言,這樣或許淒美,但又不那麼是一回事,我們那麼要求的愛,原來是最可怕的執念啊。

【屍憶】不是人的回憶,更超越之,是生生世世的執念,等待答案揭曉時,令人大呼過癮,並且同時讓人欣喜,雖然【屍憶】的完成度不像日韓恐怖片那樣行之有年,但對我而言已經有了相當不錯的娛樂效果。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