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街一號  

【青田街一號】作為類型混搭片,師承各種可能的商業元素,包括靈異、動作、愛情以及黑色喜劇,青田街一號為阿姑的努力賣命,隱身在一間看似平凡的洗衣店裡面,卻帶出死亡與恐懼的惡趣,呈現出新導演李中對於國片類型的力求突破,但倒是蠻可惜,其實【青田街一號】的野心頗大,也將這些發展在韓國電影或英國電影的娛樂元素發揚光大,並求其在地化,但是【青田街一號】就是那麼不對味,看得出來那股熱情洋溢的火樹銀花,卻是任何一種類型都不夠。

「要多一點小朋友。」
「一個班,可以嗎?」
「一個年級都不一定夠。」
「好了,好了,全校都給你。」

有暴力傾向的少年長大了,擁有一身絕技的他是外型高大帥氣的殺手,他因為被鬼魂纏身而想要探尋其源頭,單純只為了想要擺脫這些鬼魂,他脅迫同樣也看得見鬼魂的仙姑一起尋求源頭,每找到一個客戶,卻總是失敗讓對方死亡。這是【青田街一號】的惡趣,其實張孝全的角色詮釋得不過不失,萬茜倒是一改當初在【軍中樂園】的苦情,這般癲狂又熱情的模樣,時而灑脫,時而卑弱,但無論是哪種風貌都討人喜歡,不愧為全片最讓人喜歡的角色。

相較於此,隋棠在先前戲劇《徵婚啟事》或是電影【命運化妝師】的好表現(還剛好都是連奕琦導演),但呈現出這一個有著變態情感的蛇蠍美人,刻意要做出一種高貴的格格不入,阿姑是女王蜂,率領許多身懷絕技的殺手去完成她的偉大實驗目標,這個想法很好,只是隋棠在片中沒辦法演出那種令人恐懼的偏執美,讓這個角色最終仍然相當尷尬,除了最後那一幕之後,阿姑不夠好笑,也不夠恐怖。

但其實絕對要肯定【青田街一號】所帶來的許多樂趣,我得承認觀看電影的當下非常愉悅,尤其是前半段面對殺手、鬼魂以及靈媒之間的三角關係,質問著生與死的幽默邊界,再加上客戶的四角關係,都讓這部電影的前半段充滿活力,只可惜來到第二個客戶甫死的瞬間,那一句「你無法在這個社會一個人好好地活下去,跟我們走吧」總覺得可以有更多黑色幽默,帶有一些親情的無奈嘲諷,但終究沒有,也是【青田街一號】所帶給我的感慨,這部電影無論如何,總是差了那麼一點,就是那麼一點,電影就可以變得更棒。

這也是讓【青田街一號】的類型化有些困窘的部分,尤其是在活力四射的前半段之後,故事急轉直下,揭露那名神秘女鬼的真實面貌,就如仙姑一開始所說的一樣:「通常鬼會跟著你,不是要幫忙就是要復仇。」女鬼需要幫忙,也需要尋仇,自然有了獨特的面貌,也可惜這部分的黑色幽默沒有想像中有趣,尤其是最後面青田街一號的良心發現,大喊每個人生存都有他的意義,也就顯得與電影的黑色幽默本質有所衝突了。

即便可惜,但因為【青田街一號】在新導演的創作體裁上仍然充滿光輝,我還蠻喜歡李烈客串的那一段,十足重現陳玉勳的短片【海馬洗頭】那種風味,最後結尾的翻轉也富討論性,在仙姑身上的鬼魂到底是誰?真的是執念過深的阿姑?而一號在最後結局對於仙姑的迷戀,究竟是因為東大路六號、仙姑還是阿姑?這倒是相當好玩,而【青田街一號】應可視為開創性的作品,並不算太好,但非常值得鼓勵。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