蟻人  

觀賞【蟻人】是一種很奇怪的感受,這就是屬於那一種應該要由超級鬼才導演來統整電影的風格色彩,但終究在平庸導演及優秀團隊的加持下努力救起來,雖然還是很不錯,但終究失去了成為像【星際異攻隊】那樣經典的可能性。

故事拉回到2012年,當自承身為【蟻人】超級粉絲的導演艾德格萊特現身聖地牙哥漫畫展,並以不到一分鐘的短片呈現出【蟻人】的動作片風格概念,相當漂亮,端看於兩個警衛往同一個方向嚼口香糖,西裝筆挺戴著墨鏡,小細節總是充滿巧思,這就是艾德格萊特的匠心獨運,他被稱為當代最傑出的喜劇片導演絕對不是沒有原因,他完全沒有贅戲,就連一個無意間的小鏡頭或是過場,他都要讓你拍案叫絕。

當執導筒轉為【沒問題先生】的培頓李德,即便艾德格萊特與生俱來的才氣依舊充斥在整部電影裡面,不過【蟻人】倒是已經沒有灑脫瘋狂的氛圍,雖然你可以努力找出蛛絲馬跡,但也呈現得不夠多。

是的,這其實是一部好看的電影,但你會不免覺得可惜,如果艾德格萊特沒有與漫威解除合作契約,是不是有機會成為更惡搞更瘋狂的超級英雄喜劇?

艾德格曾說他喜歡《蟻人》漫畫系列的天馬行空以及黑色幽默,無論是漢克、史考特皆然,他們將觀眾會很焦慮可怖的密集螞蟻軍團成為麾下強兵,隨著蟻人的領導下,他們將有組織性來完成任務。

只可惜這部電影終究少了那麼一點點,那感覺就像是【鋼鐵人3】可以多討論東方後殖民主義、【雷神索爾2】可以多討論親情之間的曖昧及憤恨(一種修正形式的哈姆雷特?)或是【美國隊長2】可以更多一些對於國族文化入侵的恐懼,但回過頭來,終究成為了連續劇的其中一集,各有其特色,但還不夠。

話說回來,【蟻人】的好看則應該歸功於那種怯弱的父親情感,史考特與女兒、漢克與女兒、漢克與史考特、漢克與達倫之間,是師徒也是父親,那一句「重點不是拯救我們的世界,而是她們的世界。」其實相當漂亮,漢克為了贖罪,史考特當然也是為了贖罪。

但在贖罪的路途上,完成工作任務而讓自己喜愛的人更為驕傲,則就成為了電影的重點。有人得到愛,有人失去愛,有的人什麼都沒有,達倫對史考特念茲在茲的那句「你只是個竊賊,他為何會選你。」得不到父親的認同,被父親遺棄,到最後他甚至想要剝奪史考特身為「父親」的角色,這部分倒是相當有趣。

蟻人其實就是那樣有趣,保羅路德那種一派悠然自得的美國佬大氣作風,卻蘊含著鬱鬱寡歡的悲哀,當初的伸張正義是對的嗎?我真的有機會成為英雄嗎?回過頭來,帶領著螞蟻大軍的他,證明自己,真的是有辦法的。

沒錯,真的有辦法。

故事到了最後,兩段彩蛋分別與其他超級英雄包括「美國隊長」、「獵鷹」以及「酷寒戰士」拉近關係,再加上宣告「黃蜂女」即將再次登場,這都讓漫威系列的老影迷們相當期待,但這就是屬於那種你覺得很好看,也確實很不錯,但總是覺得少了些靈光乍現的神采,如果更自然一點,不要有太多明顯的斧鑿痕跡,或許會顯得更好。

來我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