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圖結束的地方  

撒哈拉沙漠的尾端,位於馬利的城市廷巴克圖早於2012年就被伊斯蘭國所佔領,在看似荒誕及微妙黑色幽默的狀態下,【在地圖結束的地方】所呈現出的是一則美麗且魔幻的國族淪亡史,無比真實也無比悲傷。

我其實非常喜歡【在地圖結束的地方】,喜愛程度甚至高於大量致敬費里尼的【絕美之城】,兩部電影都在坎城影展鎩羽而歸,卻都在歐洲各大電影獎項及奧斯卡獎有所斬獲,這部電影看似無常,故事沒有清晰主線,但明確的卻是在伊斯蘭國統治之下的庶民景況,賣魚的婦女、穿著長褲的阿伯以及不願將女兒出嫁的媽媽,全片一再進行宗教、人性及國族的辯論,早已迎接現代化生活的廷巴克圖,卻面對封閉的伊斯蘭國統治,他們該如何去面對這些無趣的生活。

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則將自己的愛牛取名為GPS,看似簡單的生活,卻被伊斯蘭國一再打亂,並行以真神之名來處以私刑,但他們卻又獨身於宗教之外,一如劇中人踏入神殿時不穿鞋也攜帶武器,那時候我們便有所知悉,所謂的「神」竟然只是這群人作亂的理由。

故事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從一隻小鹿的奔跑做為開端,結尾則停留在小女孩奔跑的無助臉龐,獵人與獵物之間的不平等對待關係,竟然也淪為了一個城市的階級式論辯?其實【在地圖結束的地方】厲害之處便是看似無心,但每一幕都真切。

不著痕跡的黑色幽默,再加上電影裡面時常出現的美麗景框,一如牧人報仇殺人時,鏡頭拉遠,小湖泊的兩岸波光粼粼,生與死就在兩端,命運也在兩端,沒有人能夠真正到達,呈現得既魔幻又真實。

不過我總是心想,似乎【在地圖結束的地方】好看歸好看,但好像還少了些許東西,出身於西非茅利塔尼亞的導演阿布代拉曼西沙可又一精彩力作,僅僅一百分鐘的片長讓我們似乎沒壓力看完【在地圖結束的地方】,卻又其實充滿壓力。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