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安可曲  

我始終認為安海瑟葳的這麼多電影,始終沒有一部電影能夠真正追上她在【瑞秋要出嫁】的精湛演出,時而憤怒時而脆弱的她,躲在精緻五官裡面的幽微心靈,沒有人得知,想要說出口卻又欲言又止,其實比她在【悲慘世界】短小精幹卻充滿爆發性的演出還要好上許多。

為什麼會突然提到【瑞秋要出嫁】,同樣是敘述崩裂的親情卻又欲振乏力,又有強納森德米的支援,然而以音樂作為輔助的【紐約安可曲】卻不是那樣化簡為繁的故事,其實反過來敘述,這是個化繁為簡的故事,清純爽口,簡單的背後卻藏著另一種意涵。

【紐約安可曲】的故事到底該如何開展?與家人關係並不愉快的法蘭妮因為一場車禍而再次回到老家,遇到固執的老嬉皮媽媽與躺在病床上的弟弟,她該怎麼去重新面對自己,法蘭妮的自我成長固然是電影的重點,不過電影其實沒那麼複雜,法蘭妮遇到帥氣的歌手詹姆斯,兩人在傷痛之餘譜出戀曲,他們認識彼此,然後走出傷痕。

而【紐約安可曲】相較於【瑞秋要出嫁】,層次確實顯得較為薄弱些,也不像【曼哈頓戀習曲】那樣簡單純粹,只是在於安海瑟葳的水準演出,依舊讓人想起當年【瑞秋要出嫁】那個讓人驚豔的安海瑟葳。

比較值得的注意地方應該在於其後的意義,首先必須要論及這部電影的製片便為安海瑟葳的老公亞當舒曼,就幾乎注定了這部電影是送給他老婆的一個禮物,敘述三十歲女性對於生活的惶恐,對於愛情的錯愕,能夠讓全片重心都在她身上且飆演技,這才是電影的本質意義。

電影片名【Song One】意指尋找那一首歌曲,不只是角色之間都在選擇自己的歌曲,然而最後所想選擇的歌曲卻如此簡單,說到最後,其實也只是與男友胡謅的趣味小歌而已。

那麼電影想要敘述的部分,其實就比想像中簡單,【紐約安可曲】的篇幅短小且並不深,揉合些許安海瑟葳的個人角度,或許不是那麼精準,但視為她在眾多知名電影之間的小小休息,仍然有其可觀之處。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