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生常常說,等他一長大,他就會成為一個非常知名的吉他手。

時間輕輕搖晃,分針與時針對齊的那瞬間又展開來,又過了一小時,才剛滿14歲的阿生現在正待在警察局,他的母親正準備來這裡,恐怕是迷路了才遲到,他心想天氣那麼熱,媽媽一定變得更暴躁。

起先也是媽媽在兒童節的那天為他買了一隻吉他,媽媽總是喜歡誇他對音樂有獨特的才華,從小只要聽過一次歌曲就能在鋼琴上敲敲打打出一樣的音符,雖然沒有和弦對稱,也已經有基本水準,他的母親自是對他十分溺愛,即便家境不好,還是決定買了隻吉他給他玩,剛買吉他的那段時光,他總看著知名樂手的表演作為練習,自己摸索一下也算是習得了幾成功力,他想要彈得夠更好,讓他母親可以對他更驕傲。他記得流行歌手所唱的〈聽媽媽的話〉,果然一定不會錯。

覬覦那把Cort吉他已經有段時光,他想要彈得更好,希望能有更好的吉他,彈出一手悅耳的音符,就只為了媽媽,他總在南京東路那間樂器行梭巡數回,常常假藉想買樂器的名義把玩起那把吉他好幾次,音質又圓又純,好聽極了。起先那間樂器行老闆也禮遇他,幾次下來後已經有些厭倦,只要看他一進樂器行便擺出臉色,後來甚至將那把吉他擺放至玻璃櫃鎖起來,就是不讓他玩,過沒多久他也發現那老闆對他沒有好臉色,但又寄望能表演給媽媽聽,於是硬著頭皮向老闆道歉,然後大膽問著,他身上的存款有一兩千塊,也可以再抵押證件,可不可以先將吉他借給他,讓他回家表演給最近剛失業的媽媽聽,讓媽媽心情好一些?

「憑什麼?」老闆生氣回絕,狠狠罵他一頓。

阿生自然是又羞又怒,隨即回頭踹破玻璃櫃,玻璃碎裂成片,他將吉他一把抓出就往外跑去,老闆一邊大怒一邊在背後罵著三字經髒話,小鬼,給我站住,我要把你送去警察局,你這輩子完蛋了。阿生聽到這段話更是怕,他趕緊一直跑,衝到捷運口,一躍而下就想趕快跑回家,他心想樂器行老闆鐵定不知道他是誰,沒想到樂器行老闆在捷運將來的那一刻抓住了阿生手上的吉他,狠狠罵他並踹他,小鬼,你死定了,你這沒家教的小孩。

沒家教?那不就等於罵到阿生的媽媽,阿生被痛打沒關係,但怎麼可以罵到自己的母親,他心一橫,向老闆用力一推,而老闆隨即摔下捷運軌道口。

捷運來了,很快,來不及停下來。瞬間發出淒厲的叫聲與剎車聲,實在很不好聽,他想起第一首學會的吉他歌曲〈愛的羅曼史〉,順階音符滑下來,舒緩又優雅,好聽極了。

警察問著阿生,你犯錯了,知道嗎?已經鬧出人命了。他頹著一張憂鬱的臉,心裡很是難過,嗚咽地哭了起來,小小聲地,卻十分尖銳刺耳。阿生一句話也沒說,使勁擦著眼淚,他不知道怎麼回答,但他很憤怒,他惡狠狠瞪著警察,他說請不要找他媽媽來,他已經長大了。然而阿生其實還沒有長大,他還未到法定的成熟年齡,今年目前也才14歲而已,對某些國家來說,其實他還算是兒童。

阿生常常說,等他一長大,他就會成為一個非常知名的吉他手。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