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者2:叛亂者  

作為青春小說,【分歧者2:叛亂者】的用意在於承先啟後,畢竟前一集已經將故事的設定說完,這集該怎麼玩得更大?接任第一集的導演必有此重擔,曾執導【超危險特工】、【空中危機】的勞勃溫克對於動作場面多有琢磨,這集索性不怎麼敘述劇情,改以大量的動作及特效爆破場面充斥整部電影,其餘的該怎麼想,怎麼做,就請觀眾自己去腦補,或是看待小說以做補遺。

我未曾看過小說,因此無法講得太多,【分歧者2:叛亂者】是否與小說有所出入尚未能考,不過在【叛亂者】短短的兩個小時之內,其內容的廣袤成為重點,無論是在虛實之間,或是在女主角翠絲的個人成長,都讓【叛亂者】的角度似乎可以變得更多,再加上她與男主角「四號」之間的感情,以及對於亦敵亦友的彼得、個性軟弱的兄長迦勒之間,該怎麼定位好自己的角色?翠絲這一次比上一集還要更顯得暴躁易怒,明顯感覺得出對於父母親被殘害的不悅。

【叛亂者】的故事應該是承先啟後,如何讓憤怒的翠絲突破試驗,並且讓自己有所成長的精采鏈結,再加上這部電影的三個重要母親,都讓翠絲的生活有所轉變,無論影響翠絲至深藏著秘密盒子的母親,或是最重要卻也是讓自己日益增強的敵人珍寧,還是愛人「四號」的無派別首領伊芙琳,她們各自以一種母儀天下的姿態在統治著這個後烏托邦的世界。

在巨大的高牆之內,擁有的是什麼?

可惜的是【叛亂者】未能將「叛亂者」這個意象講得清晰,讓電影本身終究變得單調,電影不斷展開滿場的動作戲,但除了「無畏派」的飛躍火屋試煉之外,其他都顯得單薄,並未有特別印象深刻的表現就只記得槍彈連發,然後不斷爆炸,如此而已。

其實【叛亂者】能講的應該更多,凱特溫絲蕾所飾演的珍寧、無派別的女首領伊芙琳之間的糾葛憤怒,都牽涉著這個近未來世界的恐怖,她們都是為達目標而不擇手段的人,而女主角翠絲卻以一種預言的方式,彷彿要走上她們的路,卻又極度抗衡。

翠絲即使身懷絕技,但終究不會是英雄,只是渴望被愛的人,當她蜷伏著身軀聆聽著兄長迦勒的安排時,她也等待著男友「四號」的拯救,這都讓這個故事文本看似為女權主義的伸張,實質仍是男性的掌握,甚至在陰性化的符號上有所指陳,其實在烏托邦的反抗及隱喻上,都不是那麼乾脆且俐落。

是的,【叛亂者】的動作戲並不傑出,像是一部很順很平的故事延續,但許多吉光片羽都被一些無謂的動作戲所消耗掉,不只是翠絲本身就被浪費掉,就連「四號」都被弱化為只想跟嬤嬤吵架的小屁孩,更別說其他角色也一樣扁平,未能顯現其風采。

不過【叛亂者】的故事還未結束,等待明年【赤誠者Part 1】的上映到來,或許在這個製作團隊可以多做思考,這個故事可以拍得更好看,但是怎麼做,可以做得更好,才不至於浪費了這一盤極好的原料。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