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冠軍路  

是的,狐狸到底去了哪裡?

【暗黑冠軍路】片名顧名思義,透過三個男人之間的角力,衍生到最終成為了必然的悲劇路數,無論是史提夫卡爾、查寧坦圖或是馬克魯法洛,他們擺脫孤獨,卻終究深陷在永不可知的孤獨當中,這讓穿著同一件制服的他們,永遠無法抓到那隻心中的狐狸,反而讓恐懼與憤怒永遠佔據自己的心。

馬克(查寧坦圖 飾演)是恐懼於平凡的人,曾經身為奧運金牌選手的他,在電影的一開頭卻盡顯落魄,他在自家小宅裡獨自吃著泡麵,他對小孩們演講時底下只有困惑的眼神,沒有人認得他,就連秘書打電話時都會與他哥搞混,只因他的親哥哥戴夫是極具社會化的好男人,與人為善又有知名度,倚賴自身憤怒的馬克沒有出口,他渴望能夠被尊重,也因此約翰杜邦那段虛無的美國夢理論很快就能打動他,重點是金錢,重點是尊重,馬克很開心終於有人想起,他是全世界注目的冠軍選手。

約翰杜邦(史提夫卡爾 飾演)則是恐懼於孤獨的人,他最愛的人是他的母親,終身事母的他希望能得到母親的肯定,他與母親之間的關係相當曖昧,他希望可以做出屬於自己的一番事業,但卻屢屢被母親數落,直稱他所著迷的運動是「低俗運動」,還笑他的這群朋友只能用金錢來買下。呼應他曾對馬克所說的,他的第一個朋友其實是他母親出錢幫他買的,而他卻始終不知道,他以為金錢可以買下一切,當他發現根本沒辦法的時候,自然感到相當憤怒。

戴夫(馬克魯法洛 飾演)則是恐懼於分離的人,他十分愛護他的弟弟,光是開場第一段戲他與弟弟之間的摔角練習,面對弟弟將他打到鼻樑出血也未曾道歉,他卻沒有任何反應繼續練習。他眼見弟弟墮落狂吃時,會打他一巴掌然後繼續照顧他,戴夫與馬克之間的親情恰巧就是這整部電影的關鍵。

親人即家人,但這世界我們無法仰賴家人,無法仰賴幸福,就必然延伸而出悲劇。

馬克即使擁有一身蠻力,但他依舊渴望能夠被照顧,他渴望那有如「父親」的存在,那自然是會永遠包容他的長兄戴夫,當他後來找到賞識他的約翰杜邦時,明知這是一個古怪的千萬富翁,但是約翰對他的重視及照顧,卻是他的第二個父親,約翰杜邦渴望有真正的朋友,有真正的家人,一如馬克希望能讓自己獨當一面,不再讓哥哥所煩惱。

必然的寂寞卻成為必然的悲劇,當劇情推演至後來,雙方關係不斷變得更為緊張,這讓【暗黑冠軍路】的故事勢必要走向慘劇,戴夫無法對古怪的約翰忠誠,面對紀錄片攝影時他努力好幾遍才彆扭說出「約翰杜邦是我的人生導師」,馬克更是憤怒於約翰對他忽冷忽熱的感情,而約翰真正的內心又有誰能了解呢?

【暗黑冠軍路】確實好看,節奏平緩且毫無高潮,卻能隨著劇情推演讓人感受到緊繃的情緒,不若導演班奈特米勒從前的【柯波帝冷血告白】、【魔球】那般充滿機鋒的對話,電影用了極簡的篇幅讓主角們用動作及表情詮釋一切,他們並不懂說話,對白極簡,卻也是另一種風景。再加上攝影鏡頭如詩如畫卻又充滿憂鬱,娓娓道來這個關於寂寞的故事,有的時候我們渴望的,不只是活著,而是希望能被他人看見。

狐狸並沒有不見,電影除了開頭紀錄片讓一隻奔跑的狐狸登場之外,其他段落便讓狐狸銷聲匿跡,我們心中的狐狸究竟去了哪?還是話說回來,我們始終未曾知道心中的狐狸,到底是不是我們最想要的事物。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