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世界  

「我有意識,我活著,我是查皮。」

I'm consciousness. I'm alive. I'm Chappie.

太宰治在早期短篇作品〈20世紀旗手〉裡面的副標題寫下:「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既然連做人都那麼困難了,那麼該如何成為一個機器人?電影【成人世界】試圖有著不一樣的解讀,導演尼爾布坎普依舊著迷於他老家鄉的南非文化,幫派與重裝武器肆虐,我們只能渴望能夠有超人類拯救我們。於是【第九禁區】迎來眾多外星生物卻慘被歧視,【極樂世界】讓主角穿上機械裝甲推翻富人的宰制,【成人世界】這回講得不是種族隔離,不是貧富差距,回歸到一種尼爾對於南非最難以切割的情感,其實非常簡單。

這其實讓【成人世界】擺脫尼爾布坎普前兩部電影那種沉重悲戚的感受,成為他執導電影裡來最輕盈的模樣,端看於南非饒舌樂團Die Antwood那般瘋狂的模樣,活像是尼爾布坎普再次挖到珍寶,不只是他的愛將沙托卡普利,Die Antwood強烈的個人特質雖難比沙托的演技魅力,但也搶去大部分目光。那麼在其他人而言,其實就顯得相當平板,沒錯,戴夫帕托很平板,休傑克曼很平板,雪歌妮薇佛更其實是任何一個演員就能演出的CEO執行長角色。

【成人世界】骨子裡並不悲傷,也該歸功於這一回的沙托卡普利演出史上最為歡樂的怪異主角,當他在【第九禁區】裡面演出逐漸變成外星人的混生種,或是在【極樂世界】裡面難敵誘惑的瘋狂殺手,但這一回他卻要演出如同小孩心智的Chappie,顧名思義他必須在短短五天以內成為人,有著心智的他違抗宗教法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著,如此而已。

查皮對於生存這一件事,自是相當困難。尼爾布坎普在【成人世界】裡面給予沙托卡普利一個精準卻又詭異的小孩角色,他的一舉一動都特別引人注目,光是他拿著小刀認真詢問Daddy與美國佬是否想睡上一覺,這種突梯卻又另類的黑色幽默果然也只有沙托才能演得如此自在。

這該怎麼說呢?雖然【成人世界】的定位有些模糊,當年的【極樂世界】登場時評價不若預期,我還是覺得那部電影也一樣好看,雖然確實難比【第九禁區】,但是對於那股衍生於南非的自然活力,外加血腥殘暴的重裝武器殺戮,印記如此明顯的科幻色彩,很輕鬆就能滿足我。

也因為這樣的定位模糊,就讓【成人世界】顯得格局較小,休傑克曼的反派過於幼稚化,他過往的榮光沒為他加分,反而卻讓他輸給一名書呆子科學家,這中間無論是搶奪Guardkey或是偷襲作亂,都很意外地不被任何人所發現,還虧這間公司是號稱絕對不錯,卻連重要的道具也沒準備好。雪歌妮薇佛那有如客串的戲份,重點也並不多,她的重點應該只在於她是異形教母,她是科幻片女王,如此而已。戴夫帕托相比之下不過不失,從【貧民百萬富翁】、【金盞花大酒店】以來,那種溫吞的老好人個性,角色特質也未免太過於相近。

【成人世界】就是一部這樣的電影,不會成為經典,但在特效戰鬥上還是保持著尼爾布坎普的一定水準,明快精準的槍戰捕捉,機器人之間的精采大戰然後再加上沙托卡普利那可以鎮壓全場的驚人氣勢,其實絕對可以讓人很滿足,但就我而言,我總會覺得這是尼爾在【第九禁區】、【極樂世界】之後的再一次小幅退步,雖然結尾時的設計巧妙,讓查皮的創造者、媽咪都成為機器人的一員,繼續維持他們的生命,也是一種嶄新的科幻革命面貌,但面對【第九禁區】讓主角隨著劇情推演而成為外星人的橋段,這回倒是顯得有點刻意。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