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黑森林  

「保持你的童心,趁你還有機會。」
Stay a child while you can be a child.

【魔法黑森林】從音樂劇躍升為電影文本,拍攝起來其實算難,也算簡單,只因為原版音樂劇裡面那種對於性啟蒙的曖昧,讓麵包師傅及其妻子、王子、灰姑娘、女巫、傑克、大野狼以及小紅帽之間,隱隱藏著一種異色的詮釋,將童話故事以成人角度來敘述,即便音樂劇與電影都很刻意喊出Once opon a time,童話在很久以前,但故事卻發生在此時此刻。

只因音樂劇版本《魔法黑森林》由知名劇作家史蒂芬桑坦所撰寫,他曾經撰寫的經典音樂劇早被提姆波頓改編為電影【瘋狂理髮師】,明明是浪漫的英倫古典世代,他卻硬要寫成陰鬱的人吃人社會,但卻讓他在舞台劇的地位屹立不搖。

那麼,【魔法黑森林】呢?

也許是因為勞勃馬歇爾的刻意收斂,不若【芝加哥】的神采飛揚,但仍在迪士尼控管環境下拍出普遍級的【魔法黑森林】,電影剛開始沒多久就讓四個童話的故事主角相互牽連,小紅帽其實貪食且自私、傑克頑固無禮、白馬王子多情且愚蠢,就連看似老實忠厚的麵包師傅夫妻都始終抱怨連連,千錯萬錯都只懂得歸咎於他人。

但是我覺得【魔法黑森林】卻輕易捕捉到一種迪士尼音樂劇所沒有的氛圍,在虛渺且昏暗的黑森林映照之下,他們徘徊其中找著彼此最適合的童話故事,卻又因此迷惘,所幸他們找到了幸福結局,麵包師傅夫妻總算膝下有子,小紅帽與傑克變得勇敢,女巫獲得青春,灰姑娘與長髮公主則都擁有愛情。

雖然總覺得電影版的部分銜接不夠漂亮,但也還是要說,【魔法黑森林】的真正重點是在最後那半小時。

就在幸福結局之後,故事悄聲再續,那些只是簡短帶過,但各童話主角卻始終擁有的劣根個性,卻在真實的景況一覽無遺,他們原來比想像中更脆弱更無能,所謂的幸福結局,根本就只是誤打誤撞。

誠如女巫在音樂劇版本所說的一句話:「現在只有我知道故事的後續,沒有我故事就無法持續下去。」電影未曾收入這句,但卻用女巫的行動表示而出,女巫確實是故事的重心,也點醒我們每個童話故事雖都以女巫作為邪惡反派,但如果沒有主角的貪嗔慾癡,女巫的詛咒怎麼可能實現?

然而在最後半小時,女巨人再次襲來,而這回四個童話故事主角都在各自喪失最重要親人之際,無論是喪妻、喪母或是痛失女兒,他們都總算齊聚一堂擊退強敵,即便有些殘酷,但這起碼也是他們的選擇。

他們也跳脫彼此的故事,一同進入麵包師傅的家中,誰說在不同的故事裡面,就不能成為一家人呢?【魔法黑森林】保有原作那種異色荒謬的氣味,又在主流娛樂的天平上拿捏得剛剛好,也算是一次不過不失的改編。

最終以灰姑娘母親對她所唱的那段歌詞作結,恰巧也是符合了這部電影對於「願望」的另類詮釋。

「你知道你想許什麼願望嗎?
你真的確定你的願望是你想要的嗎?
如果你真的知道你想要的,那就許個願吧
Do you know what you wish?
Are you certain what you wish is what you want?
If you know what you want, then make a wish.」

來我的粉絲團一直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