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那就超越你的勇氣。」
If your Nerve, deny you - Go above your Nerve

原先一直很不喜歡瑞絲薇絲朋,總覺得她當初在【為你鍾情】當中的瓊恩卡特少了幾分美國南方女孩的氣味,她實在太過傻氣及尊貴,演出【金法尤物】還恰如其分,事實上她演過最好的角色絕對是【風流教師霹靂妹】,有一度我甚至覺得她這一生都不會超越【風流教師霹靂妹】了。

但我錯了,瑞絲薇絲朋果然在2014年徹底證明自己的潛力無限,當她歷經【真愛囧冤家】、【愛在心裡怎知道】以及【特務愛很大】一連串差強人意的愛情電影之後,她再次與美國甜心的身分告別,她詮釋的不僅是美國甜心,而是美國女人的象徵印記。

這就是【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所詮釋而出的意境,努力描繪著專屬於女人的太平盛世,在大自然的淒厲環境下她挺身出發,她的旅程沒有任何意義,但為何要有意義,生而為人何必有什麼意義?

雪兒的出身並不特別,她的家庭有個酗酒老爸,她與弟弟的感情很不好,她的丈夫深愛著她卻總是彼此傷害,雪兒恐懼於任何可能的幸福,身為女人,我們必然是父權下的犧牲品嗎?

真的會嗎?如果我們並不勇敢。

雪兒獨自踏上這段沒有意義的旅程,但她已經許久沒有與自己共處,在生離與死別之後,躺臥在海洛因與陌生男人之間,雪兒還剩下什麼?一如她所說,這趟旅程結束之後,她便只剩下兩毛錢,完全一無所有,既然如此,那她為何要出發?

只為了勇敢。這是一個多麼虛幻的答案,當雪兒的旅程之初巧遇粗獷的農夫,對於陌生人極為失望且恐懼的她,下意識保護自己而有所隱瞞,卻發現這是一切旅程的起點,她在農夫家中洗澡淨身並且獲取應有的旅程必需品。而後她遇到風趣幽默且教導她甚多的旅人,但那名旅人卻中途放棄。接下來她未聽信商家的建議,太過信任於水槽裡的水,卻差點陷入失去水分而衰竭的危機。

這一趟旅程化簡而繁,置之死地而後生,讓雪兒體驗了苦難的人生,從初始的淨身到最後踏上眾神之橋,當初年僅二十六歲的雪兒體驗到所謂的修行,這是痛苦,是悲傷,她出發時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告訴自己,為何不放棄,現在就可以放棄,她知道她有放棄的選擇鍵,她可以自由走出太平洋屋脊(The Pacific Crest Trail,PCT),只要她願意。

但是她沒有,歷經喪母之痛以及對於前夫的依戀,雪兒這才發現長久以來自己一直都不認識自己,她可以自由在酒吧裡面喝著馬格利特,也可以躺在床上與陌生男人廝混吸著海洛因,不過她的人生還是一樣,故事將在三十歲之前全數完畢。

不過不會,也沒那個必要,當雪兒再次遇上意圖輕薄她的登徒子時,她鼓起勇氣,手握著武器要應對,她也重新在路上遇到熱愛音樂的大男孩與唱著〈What's Going On〉的年輕三人組,原來這世界上還是擁有著愛,她只要知道這些就夠了。

但真正有如天啟的,除了瞬息萬變的天氣之外,更是片尾那名小男孩有如大天使加百列那般帶來旅程的解答,小男孩唱起賽門與葛芬柯的〈老鷹之歌〉,當歌詞唱起"I'd rather feel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Yes I would/If I could/I surely would."我感受著地球的呼吸就在腳底下,我感受自己的呼吸,我感受自己是個偉大的女人。

那麼幸福,那麼勇敢。

片尾的最後,當雪兒通過一切苦難的試驗,她緩緩走上眾神之橋,結束長達千里的旅程,她褪去外在的美貌及往昔的悲傷,其實什麼都不用說,而那段口白裡雪兒卻說出了自己的未來,不用害怕,人生即使置身於各種蠻荒之地,還是有辦法另闢蹊徑,直往桃花源。

雪兒最後說著:「無論怎樣艱辛,都要順其自然How wild it was, to let it be.」從最嚴峻的大自然體驗裡面,雪兒身為女人,走過孕育美麗大地的自然景觀,她深刻讓自己再次感受到美好境況,這一次即使永遠走不到幸福的終點也沒有關係。

P.S.由於還沒有看過茱莉安摩爾,所以目前瑞絲薇絲朋確實是我心目中今年的奧斯卡影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