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K睡在一起的時候,她準備作夢,但其實她依舊醒著。

她總在睡前想東想西,這讓她總有夢遊的症狀,她想起很小的時候與全家人躺在一張大床上,剛好爸爸不在家,媽媽半夜驚醒突然發現她不在身旁,嚇得連忙跑出門報案,她媽不知道她去哪?

擔心她那幼小孱弱的身軀被侵犯,跑到派出所辦案之前才發現她睡在住家隔壁小公園的長椅上,回家之前還先帶到醫院檢查,看看那裏是否有撕裂傷,萬一有受傷,絕對要讓登徒子好看。

但其實沒有,她有夢遊的症狀,如此而已。

所以她總說每次睡覺時都很累,再加上她是天生淺眠,一點點聲響都會讓她突然被驚醒,她也常常做到噩夢而驚醒,然後下意識抱著身旁的老K,老K猶在夢鄉,睡眼惺忪地問,怎麼啦?她回答,沒事,沒事。

擔心又有夢遊的突發狀況,小時候媽媽會將她的左腳綁在床角,怕她又跑出去,這一回可能會遇到壞人,不小心一點怎麼行?這症狀一直到升上大學以後才慢慢消退,她心想是因為失去安逸感的原因,人只要不安於室,就會固守於自己的小小方地。

直到她後來遇到老K,同一間辦公室,很聊得來,總是能夠談天說地,雖然交往之後反而沒什麼話好聊,但她還是很把握這個男孩子。

她後來懷疑自己又將陷入安逸的狀況,原因是有次老K起床上廁所,赫然發現她在客廳走來走去,本以為是她在找水喝,後來才發現那是夢遊。

夢遊,又近又遠的名詞。老K一開始其實很擔心,聽說夢遊的人不能驚醒,不然會有生命危險,於是老K就陪著她在客廳裡走來走去,默默守著她不讓她亂跑,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她充滿倦意醒來,而老K更是疲累一夜未眠。

第一天,第二天,然後來到第十天。

她知道老K一直睡不好,心裡也有些愧疚,但老K總是跟他說,沒關係,就睡吧,我會叫醒妳。她於是安心睡去,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她想起當初她媽會將她的腳綁在床角,此刻好像也有東西束縛著她,她知道,那是老K牽著她的手。

與老K睡在一起的時候,她準備作夢,但其實她依舊醒著。

,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