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訪問范曉萱的時候,曾聽她講過這樣一段話:「以前總覺得只要有愛,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但隨著年紀增長,才發現沒那麼簡單。」不知為何,雖然訪問的當下沒說什麼,但總覺得這句話有哪些地方有缺憾,應該可以修改的。

不過我不清楚。

所謂的愛,其實應該是兩座緊閉的房間,偶爾應該開啟門窗,也偶爾應該回返應許之地,友情亦然,親情亦然,關於愛情我不是那麼清楚,但總有一些軌跡可說,活得更純粹的時候,我們習慣讓話語裡不帶有任何曖昧性。

晚上跑步結束的時候與瀚仁相見,聊到他今年的際遇,他二話不說只想起今年極為悲傷的失戀歷程,曾經穩妥希望與伊人的同行,到最後只是發現迷路,湊巧順路,沒有太多解釋,從熱戀到分手,再即將得知對方即將嫁人,足足是一年的時間,這麼短,卻又那麼長。

愛是這樣脆弱的嗎?我卻想起一大早與認識十六年的國中兄弟正裕聊天時,提到他與女友分分合合,這幾天終於求婚成功,也曾是孤獨度過那些分手的歲月,從兩個人回到一個人,再從一個人回到兩個人,現在開始希望他能很開心的說,希望以後他的身邊可以越來越多人。

騎車回家的時候我才真正體會到范曉萱那番話錯在哪裡,我一點也不覺得「愛」是必須現實的,有的時候也是一種失去,一種遺憾或者是一種犧牲,才會發現什麼是最重要的,即便一轉身便已入廢墟,連夢裡都不見得能夠萍水相聚啊,但也沒關係。

愛與傷害的競賽,傷害總是跑在前方,不過「愛」也總是會跑到終點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